HIPHOP最新作品
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HIPHOP最新作品 >

豫西的镇嵩军前身是他的东征军

更新时间:2019-01-24 点击数:

  张钫这个名字,如今别说外省人了,河南本省人多数也挺陌生的,可如果搁在大饥荒的1942,只要念着这个名字往西走,你就有一条活路。

  从那一年开始,河南连遭水旱蝗兵的多重祸害,西安的张钫心急如焚,变卖私产,购粮东运,救济灾民,一再发动劝募,自己身先士卒,一口气把自家在汉中的4000亩水田全部低价兑出。其后随着日军发动河南战役,饥民和黄泛区灾民,结伙西行,云集西安,冻饿而死,比比皆是。张钫以自己在西安人民中的崇高威望,电话打给警察局,请全市警察以他的名义转告西安市民,恳请每户连夜蒸馒头六斤,天亮送到救济站。西安全市人民一致响应,没有一家懈怠,不蒸不送的。

  1911年双十,武昌辛亥革命爆发,12天后西安枪响,革命党人联络新军和哥老会发动起义,全歼满洲旗兵,传檄三秦。由陕西陆军小学保送保定陆军速成学堂毕业后的张钫,此时担任陕西陆军混成协炮营右队队官(连长),是陕西革命党人中的核心人物,更是西安起义的策划者,不但多次冒死侦察重要目标,更身先士卒带队攻打满城,还是他和钱鼎共推并说服司令部参军兼二标一营管带张凤翙,担任这次起义的总指挥。然后出任秦陇复汉军东征都督,联络河南同盟会和豫西各路豪杰地方武力以及学生、士绅、民众、团队等参加东征军,血战潼关,确保了西安和关中的安全。

  此后,反袁有张钫,于右任组织靖国军,他又被推举为副总司令,是实际上的军事总指挥。不但自己上阵苦战,他的堂弟张铮也阵亡于岐山周公庙。

  从这个意义上说,陕西、河南两省的革命党人、哥老会、刀客和绿林,甚至军阀,都和张钫有同袍之谊、香火之情。西安起义前最早大雁塔歃血为盟的三十六兄弟有他,他是新军连长,又是同盟会员,跟哥老会又是盟兄弟;靖国军兴起,又是胡景翼亲自派人去北京,请张钫回陕参与军事,到了胡和于右任闹得不开交,张钫两不得罪,辞职回豫,还是他向胡推荐了杨虎城,说真要到了万不得已,你身边最靠得住的,也就是九娃了。

  顺便说,张钫虽是河南新安人,但其父长期在陕西为官,他从青少年时代即在陕长期生活学习,跟老陕算是大半个乡党,而张凤翙的情况,跟我前面讲过河南邓州逃荒去陕西富平那家很像,原籍河南沁阳,光绪初年家乡灾荒,随做铁匠老爹逃难到西安,入籍咸宁(今属陕西西安长安区)。

  豫西的镇嵩军前身是他的东征军,同盟会出身的刘镇华和土匪出身的柴云升、张治公、憨玉琨等人,那时都是张钫的老部下,跟后者一起坚守潼关,与赵倜的毅军打生打死。南北议和,赵张结拜为盟兄弟。

  陕西督军陈树蕃,在保定陆军速成学堂,和张钫一起学的炮兵,加入同盟会,也是张介绍的。分配回陕任用,又同在炮兵营当排长,只是张钫上去比他快;西安起义,还是张钫拉的陈树蕃,并一路提携。

  刘镇华能勾搭上陈树蕃,也因张组的场子;陕军整编,张钫当师长,陈树蕃当旅长,胡景翼当团长。护国之役,张钫策动陈树蕃和刘镇华起兵讨袁,说得好好的,可这边张钫劝说胡景翼等革命党要相信陈树蕃是个好同志,陈也赌咒发誓,走民党革命道路,绝不向袁世凯投降,等一出潼关到了河南,张钫的老部下刘镇华率先出卖张钫,接着盟兄赵倜将其解送北京,陈树蕃背弃诺言,加入北洋,成了民党的叛徒。

  请大家记住,这次只是张钫被“朋友”出卖和各种坑的开始,后面我还会继续写一篇,和大家一起探讨张钫到底被坑了多少次?

  行文至此,估计不少朋友已经被镇嵩军、陕军、毅军搞糊涂了,咱家这里做个简单梳理。

  民初,陕西、河南两省的地方军队,除了陕军、靖国军和镇嵩军、建国豫军,还有毅军和豫军,他们的前身简单说是革命军和清军。

  豫军的前身就是赵倜的毅军,历史最为悠久,毅军初起于淮上皖北的亳州(今属安徽),却跟李鸿章的淮军没什么渊源。毅军最早是平捻的团练,因为能打才有了正式身份,先后参加了左宗棠西征、甲午中日战争、庚子之战、辛亥革命诸役。因其敢打敢冲、作战顽强而备受清廷青睐。毅军旁支颇多,如张勋的辫子军、张作霖的奉军均与其有渊源关系,甚至于学忠也自认他的51军是毅军孑遗。赵倜的部队,也是毅军的分支,为了截堵张钫的东征军,赵倜率五营毅军参战。后来由于跟袁世凯的特殊关系,毅军初起就得到袁世凯的叔祖袁甲三的鼎力支持,老长官宋庆拿袁世凯当自家子侄,被后者认为是准嫡系,赵倜又是河南老乡,所以入民国而为河南督军,以自己的毅军旧部为基础,发展成为豫军,又因袁世凯封赵倜为宏威将军,而得名宏威军。

  此外的几家都来源于秦陇复汉军,也就是西安举义,陕豫响应的各路民军。所以陕豫各路革命军中,有大量对方省份的干部,也就不足为奇了。

  比如樊钟秀,本来隶属于陈树蕃的陕军,后来响应张钫的号召,参加了靖国军,随即在潼关苦战豫西老乡镇嵩军,打花之后,又是张钫卖面子,走了赵倜、吴佩孚的后门,暂时加入豫军,让其有了喘息的机会。这才有1923年,樊钟秀从河南到广东,狂奔三千里,广州大救驾,痛打陈炯明,羊城市民张灯结彩满街欢迎,廖仲恺和蒋介石率政府出迎数里,孙中山在大元帅府门口高呼神兵天将、救国大将,亲自赐号“建国豫军”的蝴蝶效应。

  蒋介石算起来,跟张钫也有渊源,两人都是1907年秋季(光绪三十三年)入学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的同学,而且都学的炮科。只是做同学的时间很短,只有一个学期不到,差不多五个月。日语好又有日本留学背景的蒋介石,被选送到日本振武学校学习,张钫在这所学校读到1910年毕业。

  该校是第一所全国招生的军校,也是当时规模最大、设备最完善的速成军事学堂。当时各省正编练新军,急需初级军官,为弥补新旧过渡时期的空缺,由陆军部设立。虽然仅开办两期,但对民国时期的政治、军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为其他军事学堂的开办树立了典范。截止至1936年,该校毕业生中140名获得旅长以上军政要职。这其中除了前面提到的张钫和蒋介石、陈树蕃外,还有张群、王柏龄、杨杰、李景林、吕公望等。原则上说,他们才是最亲的同学,跟大家熟悉的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并不是一码事。

  张钫、蒋介石入学时的校长,也就是学堂督办就是段祺瑞,陈树蕃背叛民党,投靠老校长,其实也不足为奇。师生关系,即便今天也是中国人最重要的关系之一。

  张钫的背景如此豪华阵容,所以当时有人开玩笑,说张钫是“中原老贼头”,其实不单河南的民军,陕西的民军一样认他是老长官,两省军政界里,才有如此大的面子,而且张钫乐善好施,仗义任侠,一般的老百姓也对他印象不错。

上一篇:一般网络小说连载15个月是一个周期

下一篇:这就让很多网络小说失去了评奖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