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PHOP新闻
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HIPHOP新闻 >

首先在节目播出前

更新时间:2018-08-18 点击数:

  过去一年经历了过山车式的种种的《中国有嘻哈》改头换面后,更名为《中国新说唱》。在疑似冠名商VIVO撤资、有关部门严控、节目延到9月播的猜测下,《中国新说唱》还能顺利开播足以看出其极强的求生欲。

  已经播出三期的《中国新说唱》延续了《中国有嘻哈》的热度,第二期节目上线亿,无论是主话题还是衍生话题阅读量都颇高,长期霸占微博话题榜前列。艺人和选手热度也不断攀升,吴亦凡严格、邓紫棋 我帮你唱hook、热狗毒奶等热点也像雨后春笋般在热搜上遍地开花。多方成绩的突出,各大数据的加持也证明了《中国新说唱》依然是这一季度最有热度的节目之一。

  然而,相较于去年《中国有嘻哈》的爆炸式热度,《中国新说唱》仿佛还差点火候。不仅豆瓣评分走低且上升缓慢,网上还出现了一些网友对节目的负面评论。当初有嘻哈第二期就已经有选手走红了,可新说唱到目前为止也没出现当年的盛况,就连吴亦凡都在节目中表示对今年的选手有点失望。但同样的配置为什么《中国新说唱》就不如前者呢?《中国新说唱》真的令人失望了吗?

  《中国有嘻哈》是去年的爆款,更是带领垂直细分类型综艺走出一条小众突围之路的领头羊。不仅节目火了,赞助商收益了,选手们瞬间成了流量,嘻哈文化也开始走向主流,街头类型的节目开始增加。可毕竟嘻哈文化中有一些并不适应本土的环境,再加上一些不可控因素,这些带有嘻哈文化、街头元素的节目开始出现一些后续的问题,于是就有了一些政策上的控管。让爱奇艺彻底抛弃好不容易创造的《中国有嘻哈》这个大IP是不可能的,所以爱奇艺为了生存不得不做了改变,用《中国新说唱》更名回归,这也就是为什么说新说唱的求生欲已经要冲出地球了。

  首先在节目播出前,节目组很聪明的为新说唱做了一个护身符。用总导演车澈的话说,《中国新说唱》是爱奇艺全新推出的一档华语青年说唱真人秀, 要做的是在中国新时代下,属于中国的说唱的作品、说唱的风格、说唱的歌手和他们身上新的风貌。这就从基础上做到了与《中国有嘻哈》在立意上的不同,虽说嘻哈文化源于国外街头,但在今天,节目希望赋予说唱属于中国文化的新韵味。从最开始的说出正能量,唱出大情怀的宣传语,再到吴亦凡为《中国新说唱》做的推广曲《中国魂》,主题曲《天地》,都能看到新说唱想要将中国风刮到底。

  而之后节目播出,从片头就开始了《中国新说唱》的求生之路。《中国有嘻哈》的片头街头风十足,金属、涂鸦等街头元素众多;而《中国新说唱》的片头则是采用红色、金色和白色相映成趣的中国范,说实话,这让人恍惚间觉得是在看央视的节目,比如《开门大吉》、《黄金100秒》之类的。

  这种求生欲在选手的歌词中也可见一斑。《中国有嘻哈》中的歌词都是老大、money、diss等关键词;而《中国新说唱》中则频繁出现黄种人、黄皮肤、made in China等具有主旋律的歌词。同时制作人也一再强调可以尝试中国风,就连选手的伴奏中也有用马头琴、古筝等民族乐器进行演奏的旋律。

  不同于有嘻哈一直强调的battle和衍生出来的 diss 火药味,新说唱则是一副 love & peace 的和谐画面。不论是选手和选手之间,还是选手与制作人之间都非常的respect,可以说是十分佛系说唱了。这种求生欲所产生的正能量与原本追求be real的嘻哈文化有点不一样,那些原本被有嘻哈圈住的粉丝们所看中的东西,在新说唱中变得不再突出,这或许是其有热度但不如前者炸的原因之一。

  用歌词中一带一路等中国元素的词来贴近中国新时代,这种为了生存所展现的求生欲其实无可厚非。但相信大多数的观众在看《中国新说唱》的时候,总会有一些瞬间以为自己在看《中国好声音》,这里的《中国好声音》不单单指这个节目,还指从《中国好声音》开始的传统的流行的选秀节目模式。

  ★ 首先就是叙事手法。《中国有嘻哈》当年最惊艳综艺市场的就是它剧情式的叙事,用真人秀的镜头语言讲述戏剧化的选秀故事,因此悬念丛生,冲突不断,吸引了大批受众持续关注。而这一次或许是赛制上的改变,或许是碍于大环境的阻碍,《中国新说唱》不再用或者说极少用戏剧冲突来展开叙事。

  第一期不再呈现海选内容直接就进行60s的淘汰,但又要让观众认识选手,因此就出现了介绍选手的VCR和表演前跟制作人的聊天环节,这仿佛是《中国好声音》的翻版,就差一个场外华少和亲友团了。每一期的结尾依然留下悬念,但其实每一期的叙事手法已经是传统选秀的做法了,虽然也会穿插事后采访这种真人秀的做法,但只是辅助解释,并没有产生强烈的戏剧冲突。

  ★ 再来就是最大的吸引力--导师团队。《中国新说唱》中依然请来吴亦凡、热狗、张震岳、潘玮柏担任明星制作人,还用AI算法邀请了新制作人邓紫棋加入潘玮柏战队。从第一期的内容可以看出,节目组希望能够让观众迅速的了解邓紫棋,并让她迅速设立在节目中的定位,同时也巩固其他制作人的角色设定。但这种用不断重复同一话语来为导师定位的做法,像极了《中国好声音》,极致 skr +阿凡很严格的吴亦凡、紫棋说的对的潘玮柏、帮你唱Hook的邓紫棋、这是我的小老弟的热狗,包括上来就用帮唱Hook和找金牌制作人帮你制作这种套路让人总能联想到有32场演唱会的杨坤。

  ★ 至于选秀节目最大的可变性看点就是节目的选手。《中国有嘻哈》在节目第一期、第二期就做到了极致的放大选手的特点和个性,比如谁是underground,谁是idol,谁有江湖气息,谁最狂拽酷炫,这种标签是跟嘻哈文化这种小众内容联系起来的。而《中国新说唱》为了求生存,也可能是为了表达说唱已经开始走向大众,于是选手们的定位都是名校学生、全职妈妈、说唱推广人,这种素人安全标签不像是网综更像是传统综艺。并且不像当初有嘻哈的选手一样,除了真的玩说唱的几乎没人认识,今年的选手相比当初知名度更高,被大众认知的可能性也更高,这就不同于有嘻哈的小众,更符合新说唱的定位,想要做大众的说唱。

  当有着小众文化的网综主动或被动的靠近主流,原本有嘻哈中最突出、最出彩、最吸引人的内容比重开始减少,节目还没有在小众和主流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这让节目失去了原本的特色。虽然节目依然有着电影版的质感,但当节目不再独特,那么也就不再能够对受众产生巨大的吸引力了。

  这几年,小众文化的综艺节目越来越多,人们看中小众文化的优越,因为当下的年轻人会以自己在小众圈中而油然而生一种优越感。他们不需要大众的认可,只希望在小圈子中找到共鸣,这就是小众文化能够成为爆款的优势。然而,当小众节目走向主流圈层的时候,就需要考虑小众文化的适配度、同质化、政策风险、审美倦怠等等问题。

  当初有嘻哈的火爆极大一部分原因来源于新鲜感,那种接触小众文化的爽感,那种不同于传统综艺的冲击。而当新说唱回归了传统选秀的手法风格时,原本小众文化带来的核心竞争力消失了,这也是观众觉得节目不如原本刺激的最主要的原因。

  毫无疑问小众文化依然优越,但在保证导向性与政策一致的前提下,想要聚焦小众文化,就必须展现小众文化的独特之处并且为自己的产品注入情感元素,这样才能吸引受众并留住他们,同时打造商业链,形成小众文化的消费闭环,做最优化的盈利。

上一篇:角逐舞者的最秒速飞艇官网高荣誉

下一篇: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处教育机构遭遇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