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嘻哈
所在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中国嘻哈 >

GAI带着厌烦的语气说

更新时间:2019-05-16 点击数:

  一个是来自西南地区的街头混混,一个是来自东北的扛把子。他们没有任何交集,但都抓住了互联网的大潮,一跃站在了时代的中心。

  两个人的文化程度都不高,十几岁就开始出来混社会,混迹于酒吧、网吧、夜店等娱乐场所。在成名之前,GAI在不见天日的夜店卖场,而MC天佑则是网吧收银员,还在大学门口卖鸡排。他们都是活生生的底层小人物,像贾樟柯那些电影里的县城少年,不成大器,无所事事。这从他们的歌曲当中也可以体现出来,没有那么阳春白雪的浪漫,只是有血淋淋的生存写照。

  天佑在《GQ智族》的采访里聊过一件事:刚上初一,几个高年级生拿砖头拍伤了他的肩膀。他回家哭诉,父亲告诉他:别没出息回来哭,你打回去,要赔钱爸房子卖了也给你掏。天佑就是在父亲这种比狠的教育下,成为了“校霸”,每天可以收到一百多块钱的“保护费”,然后带着小弟吃喝玩乐,天佑特别享受别人叫他大哥的日子。

  GAI的父母正好相反:GAI跟县里某个局长的儿子打架,父母怕儿子被报复,混不下去,把16岁的GAI送到重庆读大专,然后在重庆谋生。相比于MC天佑父亲的狠劲儿,GAI的家庭是典型的中国小老百姓做派,畏惧权贵,社会有强烈的官民思维,惹不起躲得起。

  出身底层的人,最主要是温饱。所以在为了生存这件事上,两个人都没有什么道德顾虑,当然,他们肯定也没想过有一天他们会成为娱乐圈的焦点。早年为了生活做过的不光彩的事儿也成了成名之后的抹不去的黑料:歧视女性、不讲信用、说脏话,打架斗殴、赌博.... GAI跟MC天佑半斤八两。.

  这些混迹市井的生活都成了他们日后写歌的素材,GAI在接受一次采访时候被问到:”你的方言Rap和四川的Rapper感觉又不一样,Flow很自然,独成一派,你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的?“GAI笑嘻嘻地回答说:”可能是我自己从小打架喊人喊多了,吆喝惯了。“天佑也一样,没事儿了就去舞厅打牌,跟一群游手好闲的社会青年一起讲东北老段子。这些关于金钱、女人、性的老段子,成为他日后直播喊麦的必备元素。

  虽然没读过几年书,但是两个人都有看书的习惯,因为文化的限制,两个人都喜欢宣言江湖义气、通俗易通的读物。从GAI的歌曲当中,我们可以看得出他读过《七侠五义》《水浒传》这样行侠仗义的小说,毫无疑问,他也喜欢武侠连续剧,“从前的匪徒 现在也要斩妖除魔”从他口里唱出来,有一种浪子回头式、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式的诗意。他把自己的巡演命名为“游侠”,声称如果自己生在古代,可能就是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客。

  天佑则在采访中明确表示,自己很喜欢《毛zx语录》,因为“里面非常多的计谋,对付人什么时候该软,什么时候该硬,那里面都写明白的。”天佑也就是凭着这一份“鸡贼”,在直播圈风生水起。从天佑的喊麦作品还可以看出,他看过许多网络小说,江山、帝王、天下这些网络仙剑奇侠小说经常出现的名词,也堆砌在天佑之后的喊麦歌曲当中。

  2015年,GAI出了一首叫做《超社会》的说唱歌曲,这首歌讲述的正是川渝一带混混儿的真实生活,MV也非常大胆,一群光着膀子、挥舞着砍刀、砸着啤酒瓶的社会混混儿放狠话,睥睨众生,因为尺度太大甚至一度被封掉。这首歌在业内迅速引起关注,台湾说唱歌手蛋堡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被问到是否有听过内地一首叫做《超社会》的歌曲,蛋堡说有听过。GAI以及所属的厂牌Gosh还在微博特地转发评论说:“有提到《超社会》!”语气有种被关注的欣喜。

  两年之后,蛋堡作为节目的帮唱大魔王跟选手艾福杰尼PK,最后媒体投票输给这位说唱新秀。事后GAI评论蛋堡的音乐说:“蛋堡老师的说唱有点软。”此时GAI在微博上的粉丝已经是蛋堡的10倍。

  但《超社会》也只是在说唱圈红火了一阵子,并没有进入大众的视野,之后的GAI,依旧做着老本行,在夜店当DJ,唱歌。在《川渝陷阱》的纪录片里,GAI带着厌烦的语气说,这种生活没意思,没尊严,挺LOW的。GAI回忆说,很多顾客把他当做陪酒的小哥,让他特别不爽,为此经常跟顾客发生摩擦,还因为跟顾客打架被开除。GAI说这句话的时候垂头丧气。可能他自己都没想过,几个月之后,他就会成为娱乐圈炙手可热的说唱大咖,拥有大票的粉丝,商演和代言纷至沓来,告别在夜店为了五百块声嘶力竭的沉闷生活。

  当GAI在夜店摸爬滚打时,天佑还在东北老家锦州卖烤串,找朋友东拼西凑了几万块钱,买了一辆二手车,在带女孩兜风的时候,女孩用手机放了一首歌,并告诉天佑这叫喊麦,天佑来了精神,认定这活儿他肯定能玩得溜,他上了某个直播平台,开启了自己的直播生涯。

  最初他喊麦并不顺利,有人让他银行转账缴纳学费,随后便没有了踪影;有人教他冬天把嘴贴到玻璃上,然而嘴唇贴在玻璃上分不开,只好用热水浇,烫得满嘴起泡。

  几个月后,他还是摸清了喊麦的门道,“为你痴,为你狂,为你我TM耍流氓,曾经占据我心房”,麦词直白明了、朗朗上口。

  许多人并不认可的直播工作,天佑一直认线点直播,从没松懈过。可以说,他是一点点慢慢积累人气红起来的。

  后来,他翻唱了《一人饮酒醉》在网络大火,更引来了众多明星的喊麦挑战,这让他的人气得到了集中爆发。从此,天佑开始走向MC天佑,一个互联网大舞台等着他掀起惊天巨浪。

  后来的事儿众所周知,2016年,MC天佑靠着直播喊麦杀出了一条血路。2017年,GAI靠着方言说唱走向人生巅峰。

  天佑比GAI要先红,2016年已经完成了粉丝累积。2017年,天佑参加了《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演说家》等综艺节目,MC天佑信奉的是那种“今天你对我爱理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的做人原则,他在《演说家》里,对曾经看不起他的人做了有力回击:首先他骂了在他看来自以为是的乐评人,因为乐评人鄙视给他带来财富的喊麦音乐,甚至有个乐评人不客气的说“请尊重我的职业。”之后他骂了看不起他的媒体,原因跟乐评人一样,媒体也对他的喊麦冷热嘲讽。最后,他骂了说直播低俗、色情的网络喷子,MC天佑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可能当他西装革履的站在舞台上的时候,他忘了自己也是靠在直播中喷人起家的。

  如今mc天佑在直播平台已是一呼百应的领军人物,拥有两千多万的粉丝,身价过亿

  2017年,天佑主要在做两件事:不停地洗白自己,不停地洗白喊麦。他渴望得到主流媒体、社会精英的认可。就像赵本山把低俗二人转变成绿色二人转,MC天佑也想把低俗喊麦变成绿色喊麦。今年以来,MC天佑发行的喊麦单曲当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戾气。他以绿色喊麦为切入口,大举地进攻娱乐圈,跟电影、综艺节目合作。自己则像个通告艺人,游走在各大综艺节目当中。他的粉丝都说天佑特别给他们长脸。

  不过,他失败了,喊麦依旧难登大雅之堂,音乐圈不认可这种低门槛的事物。在掌握话语权的主流媒体里,喊麦以及MC天佑,依旧是不入流的。从这一点上讲,MC天佑跟郭敬明挺像的,两个人都用一种相对比较低的流水化的文化产品获取了社会财富,之后又想通过高阶一点的产品得到社会主流的认可。平心而论,2016年郭敬明的《爵迹》从电影工业角度来讲,比之前的《小时代》系列不知道高到哪儿去了,但是没人买他的账。MC天佑也遭到了同样的境遇,他的改头换面依旧难以扭转在大众的形象。郭敬明曾经愤愤不平地说:“我解决了那么多就业,给国家交了那么多税,为什么总是要骂我?”,MC天佑可能现在也有这样的困惑:我开了公司,培养了这么多网络女直播,为什么你们总是瞧不起我?

  但GAI成功了,他的江湖说唱俘获了不少网友的心。在以精英人士自居的知乎网站,GAI得到许多知乎大V 的好评。反而是跟他同为冠军的PG ONE,在知乎饱受批评。大部分人认为,GAI是真正意义把说唱这个舶来品本土化最好的一个,说唱发自于纽约的贫民窟布鲁克斯,是一种底层人物的狂欢。GAI的出身、社会经历,歌词里透露出的匪帮气质,都非常吻合乐迷对本土说唱的特质。

  GAI 除了那些匪里匪气的江湖说唱以外,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类似这样古风意味的小调,像是劝世歌,充满了人生小哲理,给人的感觉就是街头巷尾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头摆龙门阵。

  GAI 虽然来自底层,但是没有底层人物因为愤世嫉俗而扭曲心态,虽然他的微博昵称叫“GAI爷只认钱”,但他的歌曲当中不怎么提钱,他有一种乐活的心态,GAI接受采访说:“我不在乎有多少钱,我要是自己一个人,每天喝碗粥,呆在山上,有wifi就行”。这就是为什么GAI能够获得认可,而MC天佑不能。

  在MC天佑的歌曲,骂女人物质、骂社会不公,骂兄弟不够义气,天佑总是在宣泄着愤怒。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一位直播博主曾说:“来这玩的都是被生活操翻的人。在这儿我们可以感受一下操翻别人是什么滋味。“天佑正好把握了这个群体的心理。他也承认自己的粉丝都是一群没文化的打工仔,在现实看不起头,总可以在网络上称王称霸。

  不管怎么说,GAI和MC天佑都是互联网大潮当中的赢家。赚钱嘛,不丢人。“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存在即合理”,你甚至可以引用菲茨杰拉德的那句名言:“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事实上,GAI跟MC天佑是有可能产生交集的,当初《中国有嘻哈》的海选,MC天佑派出自己的弟子王南夕去参加比赛,被导师吴亦凡否定掉了。这让MC天佑很气愤,甚至在直播当中骂了吴亦凡,还恼羞成怒地说了一句:“喊麦是中国的国粹!”

  而王南夕也马上跟随师傅的愤怒,在直播中直接怼了《中国有嘻哈》中的江湖大神Hiphopman欧阳靖发泄不满:“他们跟我说有个人很火,叫欧阳靖,啥欧阳菁啊,我咋不认识,李达康他媳妇啊?”

  那时候,如果GAI的海选导师是吴亦凡,恐怕GAI也没有那么容易通过。从小留学国外、过着上等人生活的吴亦凡,怎么会喜欢GAI这种草莽气息的说唱歌曲?他可能更喜欢欧美标准工业化出来的精细化的说唱,就像吴亦凡自己的那些歌曲一样。

  前不久,MC 天佑带着自己的女朋友,还在直播中模仿GAI的腔调唱了一句”勒是雾都!“可能,在MC天佑的眼里,GAI跟他是一伙儿的吧。

  两个人都有很朴素的梦想。天佑一赚到钱就给父母在锦州买了个房子,GAI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说第一件事就是回重庆买房。

  GAI和MC天佑的经历,让人想起另外一位说唱歌手:约瑟翰·庞麦郎,他的滑板鞋说唱在2014年风靡全国。这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打工仔,最终渐渐地淡出公众的视野。当一个社会底层以一种不合时宜的情况出现在大众视野,总显得有那么惊慌失措。言行在外界看来,多少不够诚实。而被遗忘还是被铭记,有时候真的只是一个转身的命运偶然,但终归都是这个时代的必然。

上一篇:装逼和耍酷都学会了

下一篇:有当时香港嘻哈新生力量中最具实力的O.S. Fam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