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嘻哈
所在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中国嘻哈 >

装逼和耍酷都学会了

更新时间:2019-05-16 点击数:

  毋庸置疑,中国有嘻哈在这个夏天赚足了眼球。即便是斥资请了周杰伦陈奕迅的中国好歌声都必须甘拜下风,正在筹备的新一轮我是歌手也在暗中观察。总把新桃换旧符是选秀节目的常态,后浪推前浪的状态也好,起码证明人们的审美再没有那么乏味,他们不再需要比嗓门儿大的歌手,即便是人类发明了让导师滑下赛道冲向选手的直通车也没有能够直达观众内心。

  相比之下,中国有嘻哈火得有点儿生猛。从三月份亮出的李宇春、MC天佑的嘉宾海报开始,他们不惜用口水战的方法来在茫茫选秀比赛中博得第一轮眼球。节目正式亮相时,所有人终于看到了他们苦心孤诣砸下的三位导师,小心机基本上也展露无疑:请吴亦凡是为了保障起码的关注度和收视率,搞定了鲜肉爱好者。请热狗是为了保证起码有说唱界知名度还不错的代表人物,更何况人家还买一赠一地附送个张震岳,请潘玮柏则是为了搞定很多年轻人当年的情怀。三位坐定,正式开演,节目算是成了一半。

  接下来,节目组开始从全国各地笼络各种说唱歌手。据一名叫PG One的参赛选手在采访时透露:说唱在国内音乐圈的现状非常不乐观,基本算是小众音乐。这话没错儿,如果不是这档节目,Hiphop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惹来这么大的话题性。人们也并不认为这种音乐洋气,它像是愤怒青年和朋克男孩的标配。不得不说,主办方是花了工夫的,从东北到西北,从南边到北边,都能找来那些适合调性的歌手。唱得怎么样咱们另当别论,但做这个节目除了冷门之外,确实也需要胆量。Hiphop之前一直以激进和愤怒的调性示人,并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国内唱同类曲风的阴三儿有不少作品被封杀,东北说唱又被一个叫快手的直播软件搞得活像是喊麦版二人转。所以这种在国外叫饶舌的曲风,在国内基本彻底沦为地下音乐。

  大多数现有的嘻哈歌手价格公道,比方说TT和JonyJ这类,比赛前就算是国内圈子内知名歌手,但价格也并不贵,当然我最近听到的八卦是他们过去唱一场几百,节目后演出一次起码几十万。为了顾及风格多样性,节目组还很讨巧地请来了孙八一这种话题人物。为了搞定权威性和装个大逼,节目组甚至亮出了欧阳靖这张王牌。严格来讲,你不能把欧阳靖当做是一个选手,而应该当做是一个隐藏嘉宾。节目初来乍到,总要有噱头的。他们扔了一个Hiphopman的名签给飘扬过海来参赛的他,但他们好像并不在意欧阳靖到底能走多远,请来了,话题炒到了,目的达到了,也就赢了。

  导师表演的时候,吴亦凡选了自己的新单曲却惹来不少人吐槽难听,下面粉丝和乐评人厮杀得血光一片,不评价。潘玮柏因为消失在大家视线太久,亮出来一首有力量的歌曲竟惹来不少叫好。就像大家给MC hotdog这次出现设定为是一场捞金和泡妞之旅一样,他在表演时选择的歌曲仍然是用屁股都能想出来的《差不多的先生》,这首他能倒背如流的歌曲因为正赶上风声很紧的关头,所以被强行改装成了社会主义版,加上张震岳在翻山越岭的另一边的编曲,听上去也就只配个中规中矩。

  和节目开始几期主张的主题创作和炫技freestyle不同,节目在六强争夺赛上亮出了选秀节目通用的手段:比惨。一直以说唱圈安室奈美惠形象出现的VAVA虽然仍然是模仿Rihanna的经典造型,却在选歌上下足了功夫,宋岳庭的《Life’s a stRuggle》歌名一亮,全场就都嗨了,姑娘不负众望,声泪俱下地唱完了根据自己经历改编的这首里程碑式歌曲。不得不说,VAVA是个非常适合舞台表演的女歌手,从打扮到人设,从舞台表现力到选曲类型,不动声色但都是精挑细选。我知道她一定不是中国唱HIPHOP最好的女歌手,因为我相信高手在民间这种基本定律,但她一定是舞台表现力最强的女嘻哈歌手,一上台不露怯,能压住场,带动观众情绪,这确实是个小演出上出来的歌手里难得一见的好素质。如果不信,你可以比比大笑跟她,两个人同时往台上一站,都不用开口,一边就败下阵来。

  仔细吧嗒一口VAVA这次的自述体感人歌词,我们能清楚地发现,大部分写得还是小女孩儿的博同情。父母离异在90一代眼中实在算不得什么稀罕事儿,单亲家庭独得母亲宠爱、逃学、离家出走以及被老师同学孤立的场景其实摸着良心说,并不算是什么经历了人生的重大挫折。跟宋岳庭未成年被父母送去国外,19岁被最好的哥们儿栽赃入狱,牢房里用纸记歌词,用磁带录歌,22岁患上骨癌,23岁离世相比,22岁的VAVA简直算得上是顺风顺水,自然写不出原曲中宋岳庭半自嘲半委屈的“亲爱的神/伟大的神/你可以怪我想法太过无知/但我只是人”的歌词,但她还是成功了,所有人听VAVA唱完歌的评价首先都是“她选这首歌很聪明”,是啊,每个比赛都是蠢逼做炮灰,聪明人才会赢。

  接下来出场的黄旭沿用了同一个路子,基本上也是讲自己的经历,年轻爸爸在为人夫为人父之后仍然为自己的爱好打拼,但说实话,喜欢什么做什么其实是人类的本能,为赋新词强说愁实在有点儿看不下去。接下来,节目组请来的所谓的大魔王苏醒用了几乎一样的调性唱了被改编得不成样子的歌曲讲述自己的北漂经历。苏醒你醒醒啊,这个城市里十有八九是北漂,孤身一人来别的城市,被人看不起,无依无靠是常态,这种经历你有我有大家有,没有必要再煮出来当一盆苦水倒给观众。不得不说,苏醒出现在这个节目之前,已经大概有十年没有出现在大众视线,我上一次听说他还是在他2007年选秀出道的综艺节目“快乐男声”中,那时候他还是个杀马特。再见他出现在这种节目里颇有一种《还珠格格》里的柳青出现在快乐大本营做特约嘉宾的既视感。就像VAVA听完这位嘉宾的名字后直接脱口而出“苏醒是来自杀的么”一样,这位被冠以大魔王的歌手,在舞台上出现五分钟后就在PK中挂了,人们继续在为胜者狂欢,感觉甚至都没有人来得及跟他说个安息。

  把鸡血和鸡汤这两种东西混杂在说唱里,感觉就像是在西瓜里加了满满一勺子味精。味道怪怪的,仔细品品还有点儿恶心人。你要是真是苦逼,你就自己一边儿哭去,没必要告诉所有人你有多难。真的痛苦的时候你没跳楼,挺过来好几年了你这会儿想起来抱着观众哭算是怎么个意思?你要是真想在之后更加努力,你就自己写标语挂自己床头上,没必要昭告天下。不是因为你遇到过挫折你如今站在台上就是知耻而后勇,这个世界那么乱,有谁是一帆风顺活到三四十岁的呢?可更多人不这么想,在他们的印象里:苦难说唱这个体位看上去有点儿难拿,自己也觉得恶心,但只要忍住不吐,确实容易直击G点,几句话就能让观众高潮。

  赛制是这个比赛的另外一个奇葩点,从开始的导师拍板,到后来的观众投票说了算,再到后来居然请了若干家媒体来根据喜恶做选择,选手的比赛风格也从炫技型变成了讨好型。虽然叫全国6强争霸赛,比赛也并不是把所有人放在一起杀个你死我活,而是以各个导师组为单位,自相残杀,挂了的就是挂了,剩下那些个血多的,才有资格去总决赛直接拼刺刀。

  说实话,嘻哈这种曲风里,自嘲与骄傲、自信与自卑、愤怒与寂寞几乎是相辅相成的。相比之下,我莫名其妙喜欢鬼卞和孙八一,前者是个25岁的小学语文老师,但出现在这个舞台上的时候,基本上从来没卖过这个职业人设,反而用那个讲台上不会出现的自己给自己的人生加了点儿有趣的味道,让自己爽了,也就够了。孙八一大概打从开始就知道自己不会走到最后,所以并不像其他选手一样剑拔弩张,一直笑嘻嘻,并没有大多数rapper的动不动就要跟谁死磕的劲头,动不动就来一句“老板”,反而有点儿萌。中国嘻哈音乐目前的态势我并不懂,大多数人也不懂,看了这么久下来只觉得这个节目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大多数歌手唱着唱着就真把自己当成黑人了。装逼和耍酷都学会了,真正嘻哈的风格还是差了点儿意思。于是中国有嘻哈也就成了中国有黑人。

  就像大多数真人秀一样,这个节目的最终比赛成绩我们还不知道,关子要卖到最后一刻,但最后的结局却可想而知。基本上是在喧嚣一段时间之后恢复平静,每个人拿着自己想要的东西从舞台上下来,回到各自的生活里。歌手们享受着有知名度后几十倍翻番的身价,节目组享受着收视率带来的铺天盖地的赞助和广告商。于是第二届很快又来开赛,只是一次不如一次,嘻哈并没有因为这样一个节目就成了主流音乐,热爱嘻哈的人还在唱,也不会有更多歌手转而去唱嘻哈,一切都没有改变,对于出现在这个节目中的人而言,这只是一个发财的夏天,仅此而已。

上一篇:彻骨的寒秒速飞艇平台注册冷让人怀念夏天的温

下一篇:GAI带着厌烦的语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