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嘻哈
所在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中国嘻哈 >

天生就带有反叛基因

更新时间:2019-02-27 点击数:

  日前,在圣彼得堡的文化艺术委员会会议上,当有音乐制片人提到嘻哈音乐一些涉黄问题时,普京显然有感而发,发表了这样的评论:

  正如你所说,说唱音乐的三个基本要素是:性、毒品和抗议。其中最大的问题是毒品,这是很明显的事情。它让国家走向堕落之路。

  还有嘻哈音乐中的脏话问题,普京说他专程和语言学家聊过这个问题,对方告诉他:这其实是我们语言的一部分,但问题是你如何运用它。

  然后,则是普京式的幽默:这就好比我们身体有很多个部位,不管天气是冷还是热,我们都不会将他们全部露出来。

  也难怪普京看不惯了。按照俄罗斯媒体的报道,因此,最近一段时间,很多个嘻哈歌手的演出被政府取消了。

  譬如,一位Husky的俄罗斯年轻嘻哈歌手,就因为歌词太过极端和粗鄙,演唱会被取消。

  逆来顺受,肯定不是嘻哈的风格。Husky一怒之下跳上汽车车顶,在粉丝簇拥下在大街上演出。当然,俄罗斯警方更不是吃素的,马上将他逮捕并判监禁12天。

  但这又引起了粉丝与政府强烈对抗。最终,在高层干预下,Husky被提前释放。

  事实上,嘻哈这种音乐,天生就带有反叛基因,也越来越被俄罗斯年轻人所喜欢。

  普京很清醒,像这样的音乐形式,宜疏不宜堵,如果一刀切禁止,那结果反而正好相反,帮助其更加繁荣。

  这就要说一下嘻哈的起源了。这种发端于美国贫民区的音乐,最初主要是一种匪帮说唱(gangsta rap)。很多知名的嘻哈歌手,基本都当过街头混混,甚至加入过黑帮,性,毒品,诅咒社会,自然也是常事。

  但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各种逆反心理综合作用,嘻哈反而让一些年轻人觉得很潮。这应该也不是俄罗斯一国面临的问题,中国难道不是吗?

  就在这两天,一名美国嘻哈歌手在一句歌词唱道:“他们都叫我姚明,因为我眼睛小”( they call me Yao Ming cause my eye real low,ching chong)。他还特意用手把外眼角往外扯,做出眯眯眼的表情,随后更是用了嘲讽亚裔的词汇“ching chong”。

  当然,也会有一些人认为,很多音乐最初都有反叛基因,后来也走入了主流社会。但像嘻哈这种如此明显的,确实还比较少见。

  吸毒很潮,草粉很正常,我行我素才是应有的模样,真的是这样么?一边是偶像,一边是道德鸿沟的边缘。可能是我老了,和时代脱节了吧。反正喜欢不起来。

  战场拼杀,攻城略地,对普京来说,还真不太难。格鲁吉亚挑战俄罗斯,坦克立刻派过去;乌克兰和俄罗斯闹翻,大兵压境毫无手软;为扶持叙利亚政府,更是战斗机过去一顿狂轰乱炸。

  但攻城容易攻心难,面对现在这个敌人,普京能打赢这场战争吗?估计他心里也有点打鼓。

上一篇:但就从那吾克热与艾热两人一路的作品来说

下一篇:而现在的我要朝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