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嘻哈
所在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日韩嘻哈 >

我们肯定会着重埋线

更新时间:2018-11-22 点击数:

  2017年5月2日,一档名为《中国有嘻哈》的节目开机发布会在京五环举行。

  到场的媒体不少,观众不少。但显而易见,占据观众多半的那些穿着入时、妆容精致的姑娘,基本上都是冲着吴亦凡来的。她们的爱豆在这档节目中有个很震人的身份——明星制作人。而媒体们,在经历了主持人Mike隋一段颇为尴尬的说唱开场,听完了潘玮柏[微博]、热狗[微博]&张震岳[微博]、吴亦凡三组制作人势要为推动中国嘻哈尽己之力的热血宣言后,大多表情麻木。平心而论,那不算是一个好“攒稿”的发布会——明星们在台上没有互怼爆料,而对于“嘻哈”这个题材本身,从媒体到网友,普遍兴趣缺缺。犹记发布会前翻查已露出的相关资料时,仅在豆瓣、知乎翻到过两三条集中讨论贴,讨论者们无论从何种角度表达自己的观点,内核均指一处——要在中国做嘻哈节目?这就是个笑话。

  一个半月后,节目首播。随着制作人吴亦凡在海选现场面对各色打扮花哨的rapper选手,却“只会”酷酷地重复着同一句考核问题“你有freestyle吗?”网友笑了。是夜,微博被各种freestyle段子、表情包刷了屏,音乐人汪峰[微博]也更新了一条朋友圈——这是今年最好笑的一个喜剧节目。

  然而不过又时隔一周,二期上线,吴亦凡的专业点评亮了,风评急转;又一周,rapper们的舞台表现炸了,吸粉无数;再一周,选手合作单曲惊艳众人耳朵,上线亿播放量。从最初节目组广撒合作鲜有人问津,到如今平均每天有300来家微信公众号自动推送嘻哈内容;从最初网友们把嘻哈选手视为一群穿着奇装怪服的异类,到现在主动安利调侃“民谣boy们最近应该很难过,因为他们的‘姑娘’纷纷变成了嘻哈boy的‘马子’”——嘻哈红了,《中国有嘻哈》爆了。

  从不被看好,甚至备受嘲讽的“小众”综艺,到如今一路逆袭,疾速登顶的全民网综,《中国有嘻哈》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了探寻这档爆款综艺背后的秘密,我们走访了节目总制片人陈伟、总导演车澈及总编剧岑俊义,听他们讲述这“嘻哈帝国”打造记。

  2017年2月,春节假期刚过去不到一周时间,京郊顺义的一家宾馆里住进了几个大老爷们儿。自打包下了位于三层的六个房间后,宾馆服务员就几乎没见着这哥几个下过楼,就连吃饭都是电联直接叫外卖送上来。外面的人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而屋子里,早就被哥几个倒腾了个“面目全非”——六个房间的梳妆台,被他们统一拉过来,拼成了一张大大的会议桌。各房间里的各种台灯、落地灯也没能幸免于难,他们拆掉了所有灯罩,换成大号灯泡,然后通宵长明,不分昼夜地封闭开会。这些人,本是爱奇艺2017超级网综《我们的偶像》的核心主创成员,这其中就包括了曾成功打造出《中国好声音》的制片人陈伟和曾在“灿星”多年,做出了《与星共舞》、“蒙面歌王”系列节目的资深导演车澈。

  “超级网综”,是爱奇艺在去年营销大会上第一次提出的概念。爱奇艺认为快速发展的互联网环境已到了可以承受、且应该要有自己原创的头部综艺IP时代。打造头部网综大片,体量大、投入大,所需回报大。纵观综艺市场,大型音乐选秀节目无疑是有着深厚根基、最契题的种类之一,《我们的偶像》项目应运而生。毕竟有陈伟、车澈等金牌幕后人坐镇,又是主流平台欲斥巨资重点打造的节目,《我们的偶像》自打去年九月在招商会上亮相以来,便招到了不少广告金主高达几亿的赞助投资。

  虽然在外看来这项目码的顺风顺水,但制作团队内部却日益纠结了起来。正如我们可从《我们的偶像》这个名字嗅出的节目“气质”一样,它其实就是一档选花美男的音乐选秀。即便团队再在赛制上设计出多少花样,但本质上,陈伟承认,他们无法突破传统选秀的老框架。眼见着仅剩几个月节目就开机了,陈伟拉着主创团队,把大家“关”到了顺义,开始了集中式、疯狂的头脑风暴。

  陈伟回忆那一周的顺义生活:“每天开会开到天亮,经常是早上四点多的时候突然就有新方案出来了,我们都觉得特不错,在黑板上写好,然后说大家眯一会儿,待会接着讨论。接着到了中午,午饭送来了,这帮人吃着午饭看着黑板,就又把它推翻了。”如此一次次周而复始,到了第六天再一次陷入困局后,大家实在崩溃了,陈伟此时蹦出一句:“急了我们就做嘻哈吧!”

  做一档嘻哈节目——虽然这个方向在之前多次会议中从未被明确提及,但实际上,于陈伟、车澈他们而言,这并不是他们头脑一热,灵光乍现的产物,而是在潜意识中酝酿已久的。

  操作过多档音乐节目的车澈之前在研究国内音乐市场发展时,早就隐隐注意到嘻哈这股势力这两年的上涨趋势:“我平时有个小习惯,爱去搜搜翻翻微博互动量这种数据。我发现一般二线以下的流行小歌手,他们的粉丝数量通常在大几十万、一两百万之间,但他们的微博粉丝留言数量大概只有一两百条。然而反而是那些地下hiphop歌手,他们的粉丝数量一般在1到3万,最牛也就5到8万,可网友给他们的留言同场都会有500到800则(一条微博),嘻哈歌手粉丝黏性高嘛,是有受众的。”

  而近一年多摩登天空成立新晋厂牌MDSK,签下大批量嘻哈歌手;音乐节嘻哈舞台渐成声势;主流歌手李宇春都主打起了嘻哈曲风的《西门少年》;张杰[微博]重返《歌手》首秀就玩起了RAP说唱……且不做过多评价,单从这种种迹象来看,就给了车澈一个讯号:国内嘻哈正在崛起。而在正式入驻爱奇艺之前,车澈曾在江苏卫视[微博]做过一档推广电音的节目《盖世英雄》。虽然因电视平台属性、电视综艺限令及操作处理上的一些问题,车澈坦言《盖音》并不算一个“成功案例”,但他同时坚定:“这个思路方向一定是没有错的。我有一个做节目的理念,拿到今天依然适用,就是要做小众文化的大众制作。把小众文化普及,做深,然后跟大众结合。谁能在这个过程中间战胜这个点,谁就是下一个爆款。”

  而对年轻人市场亦颇有研究的陈伟表示:“其实无论是中国本就拥有一大批在‘地下’成长了十几年的优秀rapper,还是大家爱去买什么椰子鞋,在潮品店门口排队抢购,玩街舞、滑板、涂鸦、beatbox,或者国内很多小孩爱听BigBang他们的音乐……这其实都是潮流文化的泛嘻哈文化。我们其实是有成熟歌手,成熟作品,成熟周边市场环境的,只不过就差把这些都拢起来,差‘点明’那一步。”而陈伟他们此时想做的,就是捅破地下嘻哈那片天,提出一个打通感:原来你喜欢的一直是嘻哈。

  虽然已预想过之后会历经种种困难,但想尽了“连自己都觉得套路”的各种形式后,唯有做嘻哈,是让整支主创团队感到最兴奋的。2月25日,从宾馆“出关”当日,陈伟发了条朋友圈:愿你拒绝平庸,内心澎湃如昨。

  决定做嘻哈节目,阻力很多。综艺圈里的制作同行、之前电视台的老同事知道他们这个想法后,都为他们捏了把汗,纷纷劝他们放弃。车澈坦言:“虽然我们立志要把小众文化推向大众,但真能做到吗?即便之前有人想过,但是也没人真正做到过。”就连陈伟在浙江卫视[微博]时的前领导,曾支持他做出各种“冒险”决定的夏陈安都直言:“用这么大的投入做这个门类,风险是有点过大了,你们还是要谨慎一点。”

  除了同行们出于关心的担忧,比较现实的问题是,广告商直接开始撤资。早前“超级网综”还挂着《我们的偶像》之名招商时,几亿赞助不在话下。但自从得知团队改作嘻哈,金主们疯了,他们焦虑:“叫《中国有嘻哈》?就这名字会有人愿意点进去看吗?”讲到这里,陈伟苦笑道:“你知道人生最痛苦的是什么吗?不是你赚不到钱,而是你拿着原来那份案子就有3个亿放在你面前,钱都来了,一改方案,眼见着这三个亿一点、一点又飞走了。”还有广告商好言相劝,不如大家各妥协一步:首先把节目名称模糊处理一下,不以嘻哈为噱头;内容上,做小众音乐OK,保留嘻哈元素也OK,但除此之外再加点电音,加点民谣,加点摇滚,搞成小众文化嘉年华的感觉。只要他们同意,单子继续签。

  “过不了自己这关啊,”陈伟叹气,“我苦口婆心去跟人家讲,传播第一要务就是‘诉求单一’。内容越单一,传播的越精准。你不可能在一条五秒钟的广告里传递三个信息,那就会是一个很‘平’的东西。但毕竟人家就是觉得单搞嘻哈有风险,(投)那么多钱也要对人家自己的老板负责,他们考虑再三,最终还是就拒绝了我,一个亿蹭就没了。”

  回头翻看陈伟那段时间的朋友圈,多是“鸡汤类”文字。 3月17号,“不纠结。就这么定了”。 3月21号,“路长且险,一关关闯吧,平庸的没意思”。3月23号,“踏着力气,踩着梦,keep real”。3月28日,“如果每个人都理解你,你得普通成什么样子”……“看似好像是发给别人看,其实都是发给自己看的,” 陈伟笑称,“我们的客户最后没有签单之后,当时我给自己打气,其实也是给销售部打气,我说的一句话你知道是什么吗?我说《中国有嘻哈》至少具有了一个传奇现象级节目具有的前置条件,就是客户会跑。”

  虽然有过低落,但陈伟带领的这支团队从未动摇过做嘻哈的决心,“其实我到现在也坚定认为,我们作为内容制造的人,应该是稍微引领大众审美的,把更好的东西提前给他们。而不是他们现在想要看花美男,我就仍然给他花美男,那你就是落后于这个时代的。简单说,你好像是迎合时代的脚步走,严重点讲,这就是媚俗。”

  在《中国有嘻哈》节目推广曲中有这么一句词:从不被看好的小孩/戴上鸭舌帽上台。陈伟感触很深:“嘻哈音乐就是不被看好的小孩,《中国有嘻哈》就是不被看好的小孩。” 但幸运的是,在举步维艰之时,平台站在了他们这边。据悉,陈伟拿着嘻哈案子第一次约见爱奇艺CEO龚宇时,PPT只讲了四五页,龚宇就打断了他:“就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们全力按照你们的思路做这个节目的话,嘻哈文化是不是真的能成为一种大众文化,它真的能起来吗?” 陈伟回道:“你要让我拿数据,我现在拿不出来。但是要让我拿判断,我可以告诉你,一定可以。”回想那次提案会,陈伟笑道:“你知道龚宇最后为什么那么痛快地答应做了吗?就是我还插了一句嘴,我说前几天你还在跟我们讲,所有的爆款都产生在一个从来没有人做过的创新领域。所以,我们想要做这个创新的领域,我们觉得嘻哈是最有机会的,市场也准备好了,我们也准备好了,现在就看老板有没有准备好。”

  出于对团队的信任和推广青年文化的尝鲜之心,即便陈伟有提前打过预防针——《嘻哈》将比原本的《我们的偶像》多掷1.5倍成本投资,甚至第一年在收支上很可能会亏损,但龚宇等人还是决定试一试。爱奇艺2017年唯一一档S级节目《中国有嘻哈》正式立项。

  在《嘻哈》播出之前,大多数人对rapper这个群体的印象是什么?张扬跋扈,不受束缚,甚至某种程度上是被扣着“异类”、“坏孩子”标签的。他们常年混迹于“地下”,或根本不屑于去上一档主流真人秀节目;他们团体之间偶有beef,或也不愿在同档节目中共处。

  的确,从二月底确定做嘻哈,到五月初节目正式开拍之间的两个月时间内,节目团队在海搜rapper的过程中吃了不少闭门羹。彼时,《嘻哈》派出了一百多个导演组工作人员深入全国各地广发英雄帖,很多rapper在接到参赛邀约之初都是质疑或抵触的。如今节目中的人气选手, PG ONE、小白等人坦言,他们一开始也受到了一些圈内舆论影响,“你去你就不real了,你去了就不是真的hiphop。”此外,他们也担心这个比赛根本不会纯正,“选一些你觉得特傻叉的人,包装他们自己的练习生艺人,然后把我们当踏板。”

  有PG ONE他们这样想法的rapper不在少数。而最终让西安“红花会”、成都说唱会馆、重庆Gosh厂牌等嘻哈圈公认强劲组织还是派出了各自主力rapper来参赛的原因,则是因为他们实在是被埋没在“地下”太久了,大家都憋着一股不服气的劲儿。PG ONE直言:“在国内说唱真的太小众了,有这么个大平台展示总归是好事。而且我有实力也不怕黑幕。如果说我有实力,你就算把我黑下去了,那是你节目组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小白也表示:“我们想得很清楚,一个东西要牛逼的话,必须要让所有的人都觉得牛逼,而不是说你们自己一个圈子里自娱自乐。你让更多人看到这个东西,更多人认可它。我们想做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小白另外还讲了一个有趣的细节:“我们毕竟都是在这个圈子里的,大家之前多少都会收到点比赛风声。不过我听到的很多结果都是‘哎呀我不去了,这种主流比赛肯定不咋地’。然后一到正式海选现场,发现那些说不去的最后都来了(笑)。”

  就PG ONE而言,让他彻底打消疑虑、真正认可这个比赛,是从第二期60秒淘汰赛开始:“这个节目之前的争议之一也在于(制作人)吴亦凡嘛,很多人觉得他不懂。说实话我从来没黑过他,对他一直是个路人。结果去了之后,发现他在点评时的很多想法和我是一模一样的,他能说在我的点子上,我觉得有意思。” 小白和另一位嘻哈圈高人气选手TT也称,自打三组制作人公正淘汰了N多明显是公司包装出来的爱豆后,他们也愈发觉得比赛靠谱起来了。

  犹记在《中国有嘻哈》6月份的开播发布会上,陈伟、车澈等“老江湖”在提到他们见到的这些嘻哈选手时,竟激动到略有些哽咽,按他们的线年选秀初期时才能见到的选手。”

  车澈见多了选秀选手,他模仿道:“你知道现在的真人秀选手都是什么样的吗?就是节目组问,‘你为什么要来到这个舞台?’答‘因为我想挑战一下自己,来交流和学习’。再问‘你的梦想是什么?’‘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听到我的音乐。’你去看,所有选秀都是这样的。这种采访被我们称为没意义的采访。”

  车澈指出,“其实并不是说我们这批选手是异于常人的。只因为他们够真实、直率,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嘛。关键是,这十几年,中国的电视选秀教会了太多的小朋友说‘我希望让更多的人听到我的歌’,‘其实我实力一般,其他选手都值得我学习’。”在车澈看来,“自谦”的时代早已过了,现在看这类节目的受众主体,多是90后,甚至95后、00后的年轻人,而他们本我的表达方式就是够冲够直接,“他们喜欢real的东西,他们会觉得现在电视市场很多节目播出来的东西不是年轻人喜欢的,那些选手怎么不敢真实表达?”

  嘻哈选手的真实劲儿也让陈伟如获至宝: “我们真是运气好,就撞在一个完全没有接触过综艺节目、也没有接触过选秀节目的人群上。其它选秀现在开始强调‘控油’,但你看这一两百个孩子们,他们身上是根本没油,干到脆。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冠军。而且稍微有让他们不理解的地方,直接给你炸,直接给你吵‘这是不公平不合理的!’。” 陈伟坦言,“基本上这个节目前几期刚录完,我就知道它一定成功了。”成功的信号就来源于这些“人”的表现。

  其实比较出乎意料的是,哪怕以我们主流眼光来看,一开始听说这档节目对选手们有评判权的三组制作人分别是张震岳&热狗、潘玮柏和吴亦凡时,都担心这个阵容是否会让地下rapper们不服气。尤其吴亦凡,身为三组明星制作人中资历相对较浅一位,又是爱豆出身,或将遭到更猛烈“Diss”。但陈伟讲了一个细节:“在之前某场试音会上,车澈问的就是‘我们制作人是吴亦凡,是潘玮柏……他们评你,你服气吗?’那位选手马上回答‘ 服气啊,只要我real就行了。你们请来吴亦凡,他有那么多粉丝,他的粉丝为了看吴亦凡也要看看我唱歌吧,那我的歌就会有更多人听到,这有什么不好呢?而且吴亦凡也不会评的太花边吧,他至少也唱嘻哈吧?’”

  而实际上, 无论是请吴亦凡、潘玮柏,还是把热狗和张震岳放在同组当制作人,节目组都是经过反复推敲的。三组人中,热狗和张震岳算是在国内地下rapper圈内都比较认可的歌手。而潘玮柏则是华语流行嘻哈的领军人物,大家对他的地位还是普遍认可的。至于吴亦凡,他在年轻受众中的影响力,及人气所带来的高流量自是节目组考量的很重要的一方面,但总编剧岑俊义指出:“如果要是单纯要流量,那有流量的还有很多人。但只有吴亦凡是适合的。”

  选手小白更表示自己进比赛就是冲着吴亦凡去的:“我之前本身就有remix过他的歌。其实我觉得他很懂,他要是不懂的话也不会选出《July》、《Juice》这种歌。选歌的多了去了,但只有他能把这么棒的曲风选出来。”陈伟进而补充道:“吴亦凡之前接受到的系统训练是好的,给他配的制作人是好的。实话讲,很多人都说自己大牛,但谁用过创作营?他之前自己在国外,十几二十个世界顶尖的制作人围在身边,听意见,给他做创作营,这只有吴亦凡经受过吧?他的鉴赏意识肯定是没问题的。”

  有精准的制作人阵容,确定拥有了一批最real的选手后,车澈曾放话:“我们这个幕后团队拿出来的东西,无论如何在工业标准上也不会有问题的。在工业标准没有问题的情况下,只要台前的人对了,这个节目就对了。”言语间尽显对《嘻哈》幕后团队的信心。

  他们三人中,陈伟和车澈是多年老友,曾一起做过《中国好舞蹈》项目,这两年接连加盟爱奇艺,并被委以制作“超级网综”的重任。而在确定要做带有真人秀性质的嘻哈节目后,陈伟又找来了曾在浙江卫视共事的老同事岑俊义担任总编剧一职。码这个幕后局,陈伟考虑得很清楚:自己擅于统筹,担总制片人没问题。车澈擅做传统棚综,且他之前做过的不少棚内音乐节目也代表了目前行业内一个最高工业标准。而成功做出《爸爸回来了》、《奔兄》前三季的岑俊义,其把控真人秀的能力毋庸置疑。三人恰可互补。

  而事实上,在这档节目刚刚开录时,经验老道的车澈就崩溃了,“我平时真是个不会崩溃的人,但做《嘻哈》我经常崩。因为这档节目太失控了。”

  车澈是典型的金牛座,做事情惯于提前计划到万无一失。像以往他在录其它音乐舞蹈类节目时,都会设计个大概的流程,而他本人也有着绝对控制权,而在《嘻哈》现场,因为不止舞台秀,在联结真人秀的部分则有太多的突发状况需要面对,让他根本无从预设。譬如首期海选当天,他甚至不能保证会有多少rapper线人怎么办?如果我之前看过的很好的选手都不来怎么办?节目精彩度要怎么保证?”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在海选正式开录之前,节目组奔赴各地当面游说,但当下不少rapper也只是表示考虑一下,或口头暂且答应会来看看,双方并无实际保障。在海选当天,车澈和陈伟甚至拿了杯咖啡,忐忑地蹲坐在了海选场外的花坛边,一个个数选手:“我俩就在那看人家进场,‘哦这人我看过资料,他来了’‘那人我知道,不错不错’,第二是看到底来了多少人。真的有很多我们看重的选手没有来。而且即便来了,导演初选过了,下了场,我也根本不知道人家制作人给不给过,你看节目里,那三组制作人刷掉多少人啊,一些我看好的,比如alrocoo,制作人直接啪给刷了。而且过的那些人,到底之后能不能出戏呢?不知道,真的是完全失控状态,我担心这种失控会影响到之后的流程层面。”

  车澈焦虑:“我真的特别拧巴,作为导演我需要知道所有的事情,但这个时候岑俊义就会跟我说,你不要去干涉现场,不要去干涉选手,让他们去发生。”而让车澈焦心的“失控”部分,正是编剧岑俊义能玩儿出彩的部分。

  因为《中国有嘻哈》的现场充斥着很多不确定性,为了不错过任一随时可能出现的亮点,节目组采取了海量取材的手法,现场机位之多让人大开眼界,编剧团队在后期梳理素材过程中痛下狠手。简单做个比较,一般一部电影的片比是3:1或4:1,而《中国有嘻哈》的素材比例大概是2500(3000): 1——即在现场费心录了小3000个镜头,最后真正被挑中出现在正片里的,大概只有一个画面。岑俊义回忆:“像第一期节目,我们的录制时间是5月3、4号,上线天的时间我们都在做梳理剪辑,我做过的节目从来没有用过这么长时间的。”之所以剪辑如此耗时,还有另一个原因,“陈伟一直把《中国有嘻哈》这个节目定义为剧情式真人秀。用真人秀的方式去拍节目,但最终呈现出来的片子最好像一个类似《嘻哈帝国》或《嘻哈少年梦》这种有故事情节的剧。”而岑俊义的编剧团队要做的就是,整理海量素材,拎出出彩选手,缕出属于他们的故事线,再一集集渗透讲述。

  从“讲故事”的操作层面,岑俊义透露:“因为到目前为止录制部分已经基本结束了,我们总共有288个rapper进行面试,但是最后剪出来也就20几个人。这20几个人,一是我们已知可以走到比较靠后的选手、他们的故事线是可以从头铺到尾的,二是后面某些节点会出戏的重点选手。像PG one, TT,Gai等等,确实表现得也好,人物个性也突出,我们肯定会着重埋线。”

  所以我们从节目中能看到,在海选时不可一世、看似谁都不理睬的Gai,竟在上期比赛中流露“感受到了爱”,继而在后期还会为兄弟的离开痛哭流涕。而海选时几句词就令潘玮柏折服的PG ONE,在第二期中以一段完整的60秒演出配上后期有意添设的歌词解读,又让大家确实Get到了他的王者之势。随着一个个人物形象逐渐立起,网友也从最初的看热闹心态变成了开始为每一个选手的命运揪心。岑俊义另透露:“在第四期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一些选手之间比较亲密了,到第六期时又可以看到现在看似高高在上的制作人变成了和选手们处在同一个维度上了,变成了一个家庭。”

  当然,当陈伟、车澈、岑俊义这几个龟毛的人凑在一起,在精确舞台秀和freestyle真人秀融合部分,在种种确定、不确定性的摇摆之间,他们没少拍过桌子吵过架。但车澈笑言:“陈伟拼的这个团队还是很有道理的,我跟岑俊义完美的契合了彼此不擅长的部分。”

  目前,《中国有嘻哈》已经播完四期。freestyle成了各种场合最常被提起的流行梗,朋友圈歌单被一溜嘻哈音乐刷屏,选手微博粉丝数量十几万十几万疯狂增长,节目口碑上来了,点击量也屡破记录。陈伟表示这一切“有超出预期”。但他们亦不敢掉以轻心:“12期的节目呢,这才到哪啊。我们越来越兴奋的同时,也觉得越来越难。之后选手会变成40个人、20个人……当人越少的时候,其实于创作者而言在后期的压力会越大,怎么样刻画好人物,怎么样讲好故事?还是要磨。”

  就在我们对话当天,恰逢制作人热狗因网络上一些嘻哈乐迷的指责而倍感困扰,陈伟笑称自己刚刚“哄”完他:“我告诉他,你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没有前面的争议,不可能有这个文化之后的讨论和推广,作为一个嘻哈圈的老炮儿,这是你当仁不让的责任。” 顿了顿,陈伟若有所思:“其实也要说到我们为什么今年一定要抢着做嘻哈?谁不想割第一茬稻子啊?但说句老实话,我们还是认真的收割者,我们至少聚集了这个行业里一帮具有充足制作经验的,四个做过两个亿以上体量的总导演来做这一件事情。如果我们没敢做,被别人以一个比较不负责任的态度去做了第一场,那这个圈子得有多失望?所以这个时候必须得我们先做,而且必须得我们花最大的力气去做。我们做好这个项目,嘻哈文化肯定就推出来了,如果没做好,那我们不是在作孽嘛。”

  《大话综艺》是承载新浪娱乐媒体价值的一档深度栏目,主要方向是综艺行业的深度调查,创刊于2016年,每两周一期。大话综艺的内容包括对广电行业、综艺产业进行深度透视,节目制作幕后的独家透析,对行业、节目有独到客观的评论,做有品格、有见地的行业观察者。

上一篇:与HCE技 术相结合

下一篇:Mnet电视台感到非常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