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嘻哈
所在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日韩嘻哈 >

问题在于当热度褪去之后

更新时间:2019-02-05 点击数:

  “你有freestyle吗?”从第一期这句话被当成段子戏谑,吴亦凡在《中国有嘻哈》接下来几期用专业点评实力圈粉,甚至收获不少路转粉。借助吴的影响力,这档嘻哈选秀节目持续走红,不少地下rapper也藉此终于走向台前。

  到第四期结尾仍未摘下面具的“蒙面人”欧阳靖,让吴亦凡坦承他完全有资格和实力担任评委和制作人。欧阳靖的来头真的不小,在国内嘻哈界绝对是一位传说中的大神级人物。他是第一个登上美国Billboard Top 200 Albums第54名的华人,就如代表白人的Eminem一样,杀入了被黑人充斥的Rap圈。

  但你知道曾被誉为“中国说唱教父”的内地音乐人是谁吗?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那个唱遍大江南北,“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的尹相杰。

  尹相杰和谢东在1993年,推出了一张名叫《某某人》的说唱专辑,被认为是中国说唱的创世纪。现在的90后乃至更年轻的00后,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尹相杰是何许人也了,他最近一次登上热搜还是因为吸毒被抓。这么看,《中国有嘻哈》节目组在海选阶段就搞尿检确实很有先见之明,毕竟“祖师爷”自己就不争气。

  《中国有嘻哈》已经播出了四期,总播放量接近七亿,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节目组要感谢吴亦凡。从“freestyle”刷屏到证明自己的专业性,吴亦凡为这档小众音乐选秀节目烧起了第一把火,对他个人的好评也多了起来,不管怎样,同一张有些面瘫的脸,说出的点评总比蹦出的台词动听多了。

  嘻哈(Hip-Hop)的构成体系主要包括四类:碟片连接切割和混合(DJ)、街舞(Street Dance)、说唱(RAP)和涂鸦(Graffitti)。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纽约,在轰轰烈烈的民权运动之后,黑人的境遇仍旧艰难,承载着黑人个体的愤怒与不甘的嘻哈音乐应运而生。比起起码需要吉他、贝斯、架子鼓三件套的摇滚,嘻哈要亲民得多,门槛也低得多,最开始只需要一张碟片、一只麦克就可以走起,也不用接受正规音乐教育,更多是靠天赋。

  发展至今,嘻哈音乐在美国及韩国,早已摘下了小众的标签,成为主流的音乐形式,在排行榜单所占的比重也远超其他种类。嘻哈本质上是一种丧文化,是边缘群体对主流社会的嘲讽与控诉,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发达经济体纷纷告别了高速增长时期,步入滞涨阶段,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自己“被抛弃”,并以社会边缘自诩,这种群体心态的转换成为嘻哈音乐勃兴的土壤。

  在世纪之交,中国嘻哈音乐迎来了一个极为短暂的小高潮,一些唱片公司开始以专业运作方式打造本土嘻哈团体,并下大力气宣传,与当时的天王天后同台,参加各种颁奖礼,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只不过在当时唱片行业整体不景气的大背景下,没有群众基础的嘻哈音乐注定如流星划过夜空,转瞬即逝,很多嘻哈团体出完第一张唱片之后迅速销声匿迹,之后整体转入地下。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受众的个性化需求得以延展,各类小众音乐形式也走上了从圈内自娱自乐,到受众扩散再到走向主流的过程,民谣如此,嘻哈亦是如此。

  互联网去中心化带来的另一个比较奇妙的后果是,北京失去原有音乐风向标的地位,各地嘻哈音乐人不必仰其鼻息。嘻哈的门派、历史都已不再重要,热衷于此的年轻人可以直接把握欧美嘻哈风向,使得嘻哈歌手的基数得以扩大。

  自从2007年、2008年迷笛音乐节和草莓音乐节开始增设“Hip-Hop舞台”,嘻哈音乐在音乐节市场就逐渐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2015年,华语乐坛极为少见的嘻哈专场演唱会(“兄弟本色”演唱会)顺利举办,票房火爆。2016年4月中,“兄弟本色”演唱会又开到了北京的首都体育馆,当时据主办方非凡京奇透露,由于这次是热狗第一次在北京正式举行演唱会,票房也很火。

  在《中国有嘻哈》出现之前的2013年,土豆音乐开始打造国内第一个专注嘻哈音乐的平台,2014年主办“卧虎藏龙嘻哈之夜”、2015年优土合并举办了嘻哈巡演的“原创橙live夏日演出季”、2016年优土还联合主办并直播了“中国嘻哈颁奖礼”。2016年,乐视延揽嘻哈音乐人小老虎开设嘻哈频道,并参与组织线下活动。

  最近几年,新街口组合、龙井说唱、小老虎和龙门阵唱片在内的嘻哈音乐人和厂牌在中国各地出现。摩登天空成立嘻哈厂牌MDSK,签下国内嘻哈制作人Soulspeak和转型中文嘻哈陈冠希。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直言:“相比较电音,我更看好嘻哈。”

  嘻哈歌手“小老虎”在去年接受采访时表示:“主流音乐不该只是港台口水流行歌,很多大牌歌手的音乐早就融入了Hip-Hop或者爵士风格,现在的小众类型才是未来的主流音乐。无论是群众基础还是行业力量,中国已经具备了发展的实力,现在就缺少一个大事件把各地串联起来了”。

  而爱奇艺副总裁、《中国有嘻哈》总制片人陈伟的判断同样乐观:“中国嘻哈音乐处在即将爆发的前夜,急需临门一脚。如果今年不做,明年可能就晚了”。

  “如果单看嘻哈音乐的话,只要这个音乐、歌词表达的是真实的自己,这就是嘻哈。国内有一些艺人,明明没有经历过、毒品、黑社会,却偏偏把自己写成一个匪帮的形象。”诞生于深圳的Hip-Hop品牌“嘻哈融合体”创始人ComeLee曾谈到他对嘻哈文化的理解,没有必要去硬搬黑人的东西,那都是虚的,没有灵魂。

  如果说生搬硬套“匪帮概念”是一种创作上的懒惰,那么嘻哈音乐中涵盖的许多粗口和攻击性在大陆则是天然具有法律上的天花板。北京说唱组合“阴三儿”成名于Livehouse,不签公司,不出唱片,保持着一副Old school rapper的派头,只在网络和小剧场与粉丝互动,在自己的一方天地百无禁忌,只不过前两年的一纸禁令,则是让阴三儿的歌曲在互联网上神隐。

  更多的人开始拥抱市场,或是希望能有新的尝试。内地流行摇滚与嘻哈说唱混搭的多元组合“南征北战”的音乐里带着很多“正能量”,特别是在他们渐渐脱离单纯的嘻哈元素,开始向流行音乐靠拢,在电影《唐人街探案》片尾曲之后,《镇魂街》、《那兔》的主题曲都由其操刀。

  南征北战在此前接受采访时强调,“我最牛X,我有车,我有钱,吹牛、炫耀,通过贬低他人提升自己,说一堆乱七八糟没有共鸣和想法的东西。也许你翻半天字典堆砌出来的双押韵让人觉得天花乱坠,但在这背后,你的歌词有任何意义吗?”而在热狗看来,美国式的嘻哈更加直接,会涉及毒品、性、等争议性问题,这与整个华人文化是相抵触的,他希望在自己的音乐里加入中国内敛式的批判与反省。

  《中国有嘻哈》的选手GAI以其方言为特色收获了许多关注,其背后是成都与重庆这两座中国嘻哈音乐重镇中风格既受到国外成熟嘻哈的影响,又保有独特的地方特色的众多嘻哈歌手。VICE中国不久之前上线名为《川渝陷阱》纪录片,描述的正是成都和重庆两地歌手将Trap(说唱与电子乐融合)与方言碰撞而出的独特嘻哈景观。

  在爱奇艺副总裁陈伟看来,《中国有嘻哈》并不只把自己定义为一档简单的选秀节目,而是一档Hip-hop文化推广节目,“推广一种新的潮流心得,就必须得把最大的力量,最大的资源砸在一个最精准的小切口上,才能产生一次爆破。”

  在平台战略层面,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曾在开播发布会上表示,自带个性、时尚元素的嘻哈领域不光在题材方面与众不同,更是专属于年轻人一种表达自我的方式,正好契合了爱奇艺一直以来的平台定位。

  对爱奇艺而言,《中国有嘻哈》只是第一炮,更多产业链上的布局已在进行中。陈伟表示他会与专业机构成立一个新的公司或者与专业公司合作,让节目选出的优质rapper、后期产业、唱片音乐这块打造好。同时爱奇艺可以做跟嘻哈有关的节目、剧、电影等等内容,为这群rapper红人推资源。与节目相关的潮牌,目前饰品、鞋子、帽子等衍生品已经设计完成。

  被MTV评为“有史以来最伟大说唱歌手”第一名的Jay-Z,也就是Beyonce的老公,在2009年与Live Nation建立了经纪公司Roc Nation,签约了众多说唱歌手和制作人。2015年8月,阿迪达斯和侃爷Kanye West合作的球鞋Yeezy Boost 350在上线一小时后被抢售一空。根据统计数据,2006年-2014年,阿迪达斯在美国的零售份额已经从18%下降到了7%,而与侃爷的合作正是阿迪达斯高层做出拯救零售额的策略之一。

  嘻哈之城CEO林杰也认为,嘻哈这一部分的受众是愿意在服饰穿戴物质上消费的,“嘻哈歌手形象比较突出,表达的态度强烈,他们的消费号召力比较强,在消费之余很容易带动其他追随者。”

  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表示,中国的Hip-Hop音乐人缺一个超级明星,所以现阶段也很难做专场音乐节,去发现在说唱上有天赋、有可能走上主流市场的年轻人,商业上取得成功也就顺理成章,“嘻哈得有自己的明星,现在这个阶段还是循序渐进吧。”

  《中国有嘻哈》可以视作本土嘻哈音乐迈向主流视野的有益尝试,问题在于当热度褪去之后,如何夯实和沉淀来之不易的受众基础,从音乐人个体到整个产业链,都要做好准备。

上一篇:这个美图 AI 的功能也可以说是「男女老少大小通

下一篇:其设计灵感 依旧源自于火星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