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派说唱
所在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新派说唱 >

是说唱艺术沿袭至今的传统

更新时间:2018-10-15 点击数:

  

  1.指曲艺,传统艺术,有说或有唱。如变文、评话、快书、大鼓、相声、弹词、道情、宝卷等。宋 灌圃耐得翁 《都城纪胜·瓦舍众伎》:“诸宫调本京师 孔三传 编撰,传奇、灵怪、八曲、说唱。” 孙犁《秀露集·平原杂志第三期编后的后记》:“当时主要的是想根据农村工作的需要,做一些工作方法的研究,和介绍一些通俗的说唱材料。”元 无名氏《货郎旦》第四折:“兀那两箇,你来说唱与我听者。”《水浒传》第五一回:“那妮子来参都头,却值公差出外不在。如今见在勾栏里,说唱诸般品调。”

  R&B的全名是 Rhythm & Blues,一般译作节奏怨曲。广义上, R&B可视为“黑人的流行音乐”,它源于黑人的Blues音乐,是现今西方流行乐和摇滚乐的基础,Billboard杂志曾介定 R&B为所有黑人音乐,除了 Jazz和Blues之外,都可列作 R&B,可见 R&B的范围是多么的广泛。近年黑人音乐圈大为盛行的 Hip Hop和 Rap都源於 R&B,并且同时保存着不少 R&B成分。

  RAP是美国黑人音乐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街头文化的主要基调,是世界流行音乐中的一块“黑色巧克力”。本文试图通过介绍几支美国当红RAP歌手/团体,让歌迷了解这些人的背景资料,找到自己喜欢的RAP明星。首先,先简单的介绍一下关于Rap说唱乐的起源和发展过程:

  说唱乐的起源可以追溯到黑人音乐根源中吟咏的段落中,到了70年代说唱乐正式确立了自己的风格,其中最主要的功劳要归根于当时流行的迪斯科舞厅中的DJ们,他们将黑人当时正在风行的FUNK节奏混入流行的迪斯科节奏中,并且在唱片机上反复重复同一张的唱片的内容,做自己的LOOPS,随着那些在现在广为人知和DJ们普遍应用的“打碟”法出现,说唱开始被街头黑人文化所流传,并且衍生出相当丰富的分支,诸如西海岸说唱乐(West Coast Rap)、南部说唱乐(Southern Rap)、流行说唱乐(Pop Rap)、老派说唱乐(Old Schold)、中西部说唱乐(Midwest Rap)、拉丁说唱(Latin Rap)、硬核说唱(Hardcore Rap)、黑帮说唱(Gangsta Rap)、外来说唱乐(Foreign Rap)、东海岸说唱乐(East Coast Rap)、过渡说唱乐(Crossover Rap)、喜剧说唱乐(Comedy Rap)、基督教说唱(Christian Rap)、另类说唱乐(Alternative Rap)等等,我们现在所谓的HIP-HOP正是由这些流派综合了当今流行元素而诞生的新词汇。尽管早在90年代初期就有人认为这种絮絮叨叨,满是脏话粗口,叛逆词语的音乐会很快消失,而事实上,在90年代末,随着一批新进的说唱乐手和以白人为主的说唱摇滚的风行,曾经被黑人抛弃的音乐又重新回到了流行音乐的前端,至少在新世纪的现在,这个风潮还不会消退。

  Hip Hop 很早发源于美国的黑人流行节奏舞曲,节奏快,当今的 Hip- Hop融入了大量电子舞曲的形式,成为当今流行音乐中的主流势力;代表人物:Back Street Boys Old School 老式说唱 老式说唱,指那些早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说唱乐歌手们的曲风。在此一时期旧式说唱乐的风格很明显,乐曲总是伴有单调而直白的鼓点,说唱乐手也很少在乐曲中间断。代表人物:Beastie Boys

  说唱音乐发源作为一个cross-cultural 产品。多数它重要及早实习者包括Kool Herc,D.J. 好莱坞,和Afrika Bambaataa 是或移民或加勒比祖先的第一代美国人。Herc 和好莱坞相信介绍切口牙买加样式和混合入南Bronx 的音乐文化。由多数帐户Herc 是第一DJ 买同样纪录的二个拷贝为15第二个断裂(节奏性有助段) 在中部。由混合反复在二个拷贝之间他能加倍,使,或不确定地扩大断裂成三倍。这样作,Herc deconstructed和有效地重建了所谓的被发现的声音,使用转盘作为一个乐器。

  当他用二个转盘切开,Herc 并且会执行与话筒在牙买加敬酒样式耍笑,吹嘘,和使用无数的在小组参考。Herc 的音乐党最终被得到的恶名和经常被提供了在被记录以相对地新boombox 的盒式磁带,或爆裂药,技术。这些党录音的复制品迅速地做了他们的方式通过Bronx 、布鲁克林,和uptown 曼哈顿,产生一定数量相似的DJ 行动。在DJs 之中新养殖是Afrika Bambaataa,第一重要黑人穆斯林在斥责。(回教存在会变得非常显要在80年代晚期。) Bambaataa 及早经常参与了与Herc 的声音系统争斗,相似与所谓的切口比赛在爵士乐世代。伴音系统竞争被拿着在城市公园,hot-wired 街灯提供电,或在地方俱乐部。Bambaataa 有时混合了声音从岩石音乐录音并且电视节目入标准funk 和迪斯科经历那Herc 并且大多他的追随者依靠了。由使用岩石纪录,Bambaataa 扩大了斥责在直接参考点当代黑人青年文化之外。在90 年代以前任一个声源认为公平竞赛并且说唱艺术家从象以色列民间音乐、bebop 爵士乐纪录,和电视新闻广播的如此不同的来源借用了声音。

  1976 年高段棋手一刹那介绍了技术快混合,酣然的叮咬一样短象一两秒被结合为拼贴画作用。快混合平行了电视迅速编辑的样式做广告当时被使用。在闪光之后被介绍的快混合,他的伙伴高段 棋手Melle 麦组成了第一被扩大的故事在押韵的斥责。由这点决定,大多词听见在音乐节目主持人工作譬如Herc,Bambaataa,和闪光是被即兴创作的词组和表示。在1978 DJ 盛大巫术师西奥多介绍了技术抓导致节奏性样式。

  说唱音乐是讲唱故事的一种民间艺术形式。1949年建国以后又称“曲艺音乐”。说唱音乐具有鲜明的东方艺术特色,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民间艺术,它是集文学、音乐、表演三位一体的综合艺术形式。它在文体上韵散兼用,叙事与代言相结合;表演上讲唱故事与模拟人物相结合(艺人称“跳进跳出”和“一人多角”);音乐上突出叙事性,具有独特的“语言型旋律”,是民间音乐中与语言结合最密切、最大众化的一种民间表演艺术形式。

  说唱音乐的历史源远流长,其源头可追溯到3000多年前的周代,而正式形成则以唐代的变文讲唱为标志,到宋代说唱音乐已趋于成熟,元明时期继续发展,及至清代达到空前兴盛,成为遍及全国有数百个曲种的形式。

  古代瞽者“诵诗、说书、讲史”,即为说唱音乐最早的源头。盲姑弹唱,瞽叟作场,是说唱艺术沿袭至今的传统,一些古代典籍早有记载。汉代刘向的《列女传》就记有周代瞽者诵诗的情景。

  战国时期荀子的《成相篇》,作于秦始皇九年(公元前238年)。有人认为这是说唱音乐最早的形式。清代就有文人卢文弨提出《成相篇》是类似弹词、莲花落文体原始形式的看法,《成相篇》的文体字句排列整齐,换韵有一定的规律,全篇分为五章,每章之首都有“请成相”的字句。“成相”是古代舂米时所唱的歌,荀子此篇是模仿这种劳动歌曲而作,内容是宣传他的政治主张,并没有叙述故事,又没有散文说白,因此不能算真正的说唱,但从韵文文体上来看,与说唱形式有些类似。此外,还有学者认为汉《乐府》中收录的《孔雀东南飞》、《陌上桑》等大型叙事诗是早期的说唱,但对这些说法都有争议。

  上述资料都可以作为追溯说唱音乐源头的参考,而说唱音乐的正式形成还应从唐代算起。

  说唱音乐在唐代正式形成,其标志是寺院里的变文讲唱。变文可以说是中国说唱音乐的始祖,变文讲唱在很多记载中称“俗讲”,主要在中晚唐时期盛行于长安的大寺院里,是僧侣们讲经时穿插的佛经故事或世俗故事,变文在文学史上也有重要地位,它的文体为后世的讲唱文学所继承。变文的文体是韵散间用的长篇叙事体,韵文部分以七言为主,杂以“三、三”句式或五言等。这种文体与诗不同,它的文字通俗,平仄不严,用韵较宽,散文部分为通俗的白话。这些特点都为后世的弹词、宝卷和鼓词等形式所继承。变文的韵文是歌唱部分,唱本上常注有“平”、“吟”、“侧”、“断”这一类的唱法标记。变文的实地说唱情景,在唐代赵磷的《因话录·卷四》中有著名俗讲法师文溆僧讲唱变文的记载。变文讲唱的内容,有的是佛经故事,如《维摩经文》;有的是民间传说,如《舜子至孝变文》;还有历史故事,如《伍子胥变文》、《王昭君变文》、《张义潮变文》等。

  唐代的说唱音乐除了变文讲唱以外,还有民间的说书,如有的艺人说《一枝花》,还有的说《三国》故事。但是,这些只流行于民间的形式,不为士大夫们重视,因而所存资料极少,至于哪些只说不唱哪些是有说有唱的现今都不可考了。

  宋代的说唱音乐趋于成熟,其标志是有些城市中有了说唱艺人卖艺的场所-勾栏瓦肆,还有了文人加入的艺人组织-书会,专门为说书人撰写唱词。

  北宋时期的主要的说唱音乐曲种有鼓子词、诸宫调,此外还有唱赚、陶真和涯词。

  鼓子词完整的作品有,赵德麟在《候鲭录》中收录了自著的《元微之崔莺莺商调蝶恋花鼓子词》。这也是韵散间用的文体,韵文部分用了十二首〖蝶恋花〗词牌,第一首之前有“奉劳歌伴,先定格调,后听芜词”;在以后的每一首之前都有“奉劳歌伴,再和前声”的散白。

  北宋的鼓子词与现存的鼓词类曲种完全不同,它是以词牌演唱,是牌子曲类曲种的最早形式。

  南宋说书的风气也很盛行,人称有说书四家:“小说”、“说经”、“说公案铁骑儿”、“说史”。其中前三种常常是有说有唱的,如“小说”当时又名“银字儿” 是用银字笙或银字筚篥伴奏,按词调演唱。

  金元时期最有代表性的说唱曲种就是诸宫调,诸宫调最早由北宋勾栏艺人孔三传所创,后来又有许多文人拟作,使这种形式得到高度发展。诸宫调的文体也是韵散间用的,韵文用不同宫调的曲牌连缀而成,唱词为长短句,其篇幅都比较长大,现存最完整的作品是金章宗(公元1190-1208)时董解元的《西厢记诸宫调》,有长短套数188套。曲调400多个,曲谱在《九宫大成南北词宫谱》中收录了一部分,计有148个曲调。诸宫调的演唱有鼓、笛、板和水盏伴奏,早期是单人说唱,到明代,也有十数人围坐轮唱的。

  诸宫调从北宋到元发展成具有很高艺术成就的曲种,它对元杂剧的产生有着重要影响,元杂剧兴起后吸收了诸宫调的许多曲调,而诸宫调却渐渐被元杂剧取代而趋于消亡了。

  元代的词话无完整资料保存,它的形式在元杂剧中被广泛应用,杂剧中大量的诗赞体唱词前面往往加上“词云”二字,即为词话形式。明代的词话是有作品和记载的,如明代《徐文长佚稿》中就记有《水浒传》的故事在当时以词话的形式在民间流传。

  今见最早的完整词线年在上海郊区发掘古墓中得到的明代成化年间的唱本,共十一本。此外,还有明刊本诸圣邻著的《大唐秦王词话》和明代著名文人杨慎的《历代史略十段锦词话》。

  词话有七言的、十言的还有杂言的,七言文体与变文类似,而十言文体有“三四三”与“三三四”两种句式,其中“三三四”的句式很值得重视,它与“四三”结构的七字句加三字头而形成的“三四三”的十字句不同,它的字组结构和节奏都与前代的七字句有了根本的变化,它离“诗句”更远了,而更接近通俗的口语,因此叙述性加强了,这种“三三四”的句子结构为后来的北方鼓词和戏曲广泛应用。

  陶真是从北宋到清代都有记载的名称,据考陶真与词话和弹词常常纠缠不清,有时就是指的同一曲种。陶真的文体是七言诗赞体,演唱形式为男女盲者抱着琵琶弹唱,与弹词相似,但陶真无单独作品流传。

  弹词起于明代,发展至今成为江南诸类说唱音乐的总称。弹词的文体从明至今基本都是直接继承变文的形式,以七字句为主。弹词的作品有国音弹词与土音弹词两种,国音弹词为案头读物,一般无人演唱;土音弹词则是用吴语书写的实地演唱的弹词唱本。著名的国音弹词有以明代杨慎的《历代史略十段锦词话》改编的《二十一史弹词》,还有写赵匡胤一家兴衰的长篇弹词《安邦志》、《定国志》、《凤凰山》等。明代女弹词家的作品受到文学家的重视,如陶怀真的《天雨花》,陈端生的《再生缘》,邱心如的《笔生花》等。土音弹词流传至今的作品如《三笑姻缘》、《珍珠塔》、《玉蜻蜓》主要是清代的了。

  清代是说唱音乐空前兴盛时期,首先是南方弹词的发展,弹词演化成不同地区的形式,并且已有各自的称谓.如在苏州一带流行的弹词称“苏州弹词”,苏北扬州一带流行的称“弦词”,在宁波的称“四明文书调”,广东、福建称“木鱼书”。木鱼书又分出“南音”、“龙舟说书”和“粤讴”三个支系。在广西的称作“摸鱼歌”。

  与南方弹词并驾齐驱的是北方各类大鼓。清代的大鼓又称鼓词,它与宋代的“鼓子词”不同,它们不用词牌演唱,唱词是整齐的七字句或十字句,唱腔无曲牌,是正宗的鼓书类曲种。清代的大鼓主要有京韵大鼓、西河大鼓、梨花大鼓、奉调大鼓等等。此外,北方还有在满族八旗子弟中盛行的“清音子弟书”,著名清代文人韩小窗、罗松窗等都写了大量子弟书唱词,被各种大鼓包括河南坠子等曲种谱唱,所以,子弟书对北方许多说唱音乐形式都有一定影响。

  清代的其它说唱音乐品种,如各地的牌子曲、道情及各类琴书,都在清代至民国初年盛行,其大部分保留至今。

  1949年以后,古老的说唱音艺术获得了新发展,在清代的基础上又发展创造出了新的曲种。昔日从事说唱音艺术的艺人也获得了新生,这种“一人多角”、自弹自唱的形式,被誉为“文艺轻骑”,在歌颂祖国解放、抗美援朝及社会主义革命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全国许多省、市或部门都成立了专业的演出团体,如中央广播说唱团、北京曲艺团、上海评弹团等等。创作和编演了许多优秀作品。如韩起祥自编自唱的陕北说书《翻身记》,孙书筠说唱的京韵大鼓《黄继光》、《罗盛教》,徐丽仙演唱的弹词开篇《六十年代第一春》,反映农村改革开放的河南大调曲子《二嫂买锄》,到80年代骆玉笙演唱的《四世同堂》片头曲《重整河山待后生》将京韵大鼓风格的唱腔与管弦乐队结合得水乳交融,使其成为不分老幼人人皆喜唱的说唱歌曲。

  说唱音乐是古老的民间艺术,在当今的现代社会中也会发生变化,有些曲种还比较活跃如苏州弹词、福建南音,而有一些曲种由于她原来生存的环境改变了,城市里的许多茶楼书场改为酒吧或歌舞厅了,有些年轻演员改唱流行歌曲了。但是,有上千年传统的说唱艺术和她拥有的优秀书目、唱腔永远是我们的宝贵财富。

  说唱音乐的特征可从与之关系密切的民间艺术门类――民歌和戏曲音乐的比较中体现。说唱与民歌的比较二者的突出特征是:民歌的抒情性和说唱的叙事性。民歌从其生成的条件来看,它并不是表演艺术,常是歌者自身情感的表达,喜、怒、哀、乐的自我抒发,或是劳动者在作业中为协调动作、鼓舞干劲以及减轻疲劳而演唱的。所以民歌大多数篇幅相对短小,歌词常常言简意赅,用比兴手法,比较富有诗意。音乐上突出抒情性,表现在旋律上一般比较优美,富于歌唱性,曲调新鲜活泼,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民歌的抒情性还表现在,从歌词到曲调都比较自由,较少固定的程式。说唱音乐与民歌不同,它是艺人讲唱故事的一种形式,属于民间表演艺术,从业者大都以此为谋生手段。说唱音乐的作品篇幅常常比民歌长大,散说之外的唱词也不像民歌那样言简意赅,而是一种白描式的口语化叙述,唱词中对情节的描绘要尽量细致、具体,时间、地点、人物及故事发展要交待的清清楚楚。白描式的口语化唱词,要求说唱形式在音乐上也要突出叙事性。大量的叙述性唱腔,音乐与语言结合的很紧,讲求“按字行腔”,而且大多数说唱音乐的曲种中都有独立的“念诵性”唱腔,如京韵大鼓中的“平腔”,山东琴书中的“垛子板”,天津时调中的“数子”等等。这些念诵性唱腔的共同特点是:字多腔少,一般无拖腔,旋律性不强,表现为似说似唱,音调几乎是语言稍加升华,四声稍加夸张。这些唱腔用于叙事,能很清楚地交待情节和表现人物。这种念诵性唱腔成为说唱音乐中独具风格的唱腔,集中体现了说唱音乐的叙事性。

  说唱音乐与戏曲音乐的比较也能进一步体现说唱音乐的特征。其二者明显的不同在于说唱的叙事性和戏曲音乐的戏剧性,这是由于它们在表现方法上的不同造成的。说唱音乐是叙事与代言相结合以第三人称叙述为主的表现方法,即由一两个演员运用音乐和语言模拟多种人物来叙述故事的形式,演员要模拟书中人物的口吻、姿态和性格,把人物的音容笑貌准确生动地刻画出来,从事说唱艺术的演员不能像戏曲演员一样进入角色,而只能是“跳进跳出”,大量的故事内容的说唱要靠第三人称的叙述,这样的表现方法形成了说唱音乐的叙事性特征。戏曲艺术的表现方法是演员扮演角色,戏剧情节的开展主要靠人物的独唱(白)、对唱(白)和身段动作。为塑造人物和表现戏剧性的矛盾冲突,戏曲音乐的结构和程式都比说唱音乐复杂和严谨。说唱从音乐方面的突出特征体现在“念诵性”唱腔和“语言性”旋律,这是说唱艺术叙述故事的需要;戏曲从音乐方面的突出特征为具有戏剧性的“散、慢、中、快、散”的套式结构,“紧打慢唱”摇板式的节奏,宏大的文武场烘托,这是戏曲音乐表现强烈的矛盾冲突和塑造人物的需要。所以,如从总体上看民歌、说唱音乐和戏曲音乐的突出特征可概括为民歌的抒情性、说唱的叙事性和戏曲的戏剧性。

  说唱文化传入中国短短十年内,已经有先后几批爱好者为之传播,为说唱文化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卓越贡献,很多人说中国人不适合这种外来的音乐,但事实证明音乐是没有国界的,一个好的音乐可以加深国家人民之间的友谊,更可以促进全球人民团结友爱,升华情操。

  贰贝勒 代表作:《广州之子》《黑色chocolate》《愚》《贰贝勒字箭猪》(创建D47联盟.加拿大地区)

  Jesus Tears 代表作:《独奏》《我不怀念的》《夏天节奏》《押韵爱情》(创建D47联盟.加拿大地区)

上一篇:不仅引发了几 位明星制作人的反弹

下一篇:争取有一天成为歌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