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派说唱
所在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新派说唱 >

开头用了 “又” 字

更新时间:2018-05-22 点击数:

  最近又开始玩说唱了,如果非要锁定类型的话那就是 Trap,不过我更喜欢将它划分为叫新派说唱,这么说是因为 Trap 这一音乐类型被不少自诩业内的人士所不耻,无论国内国外,惹不起咱躲得起。

  开头用了 “又” 字,也就是说我不是第一次做,而且之前并不是 Trap。接下来我先要介绍一下自己的说唱史,如果你觉得我没名气不爱听,那就直接拉到下面看尔后的 Trap 部分,(并没有分割线)但我保证你过一阵儿定会翻过头来扒我,因为我相信自己会火。

  身边不少哥们儿都是听 Eminem 长大的,但我不是,一首没听过有点夸张,但顶多看过一《8 Mile》。除了那个时代所谓的港台流行嘻哈乐,我线 Cent 的《Window Shopper》,为了确定,我在写这个自然段时又听了一遍,还是喜欢。虽然带有浓重 Gangsta Rap 的标签,但其实 50 Cent 就是个 Pop,曾几何时我觉得 Pop 都是垃圾,但 Pop 的确好听,原谅我品位只能到这。

  高中三年我穿着 LRG、SeanJohn,戴着和校服配色的 New Era,然后在 Mogo 里看着当时的 Battle 视频,幻想着自己也能和他们一样。

  后来上了大学,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播客,里面固定时间更新说唱专辑下载,90年代居多,也正是那个时候我在那儿下了大概几千张专辑,也听了千百张,无论是人尽皆知的大腕还是小众到不行的纯地下,我每天熏陶在笔记本电脑音箱发散出来的 Real Hip-Hop中。原来看过我文章的人应该知道我很乐于举例子,但为什么这里没有举例以证明自己的专业?因为我一个名字也记不住,说白了还是不喜欢,但我尊重。那会对于 Hip-Hip 的价值观就是:我听到都是牛逼的,而且只要是黄金年代的也都是牛逼的,以 Dirty South 和 Auto-Tune 之流所不齿。

  忽然有天挂着的 QQ 冲我咳嗽了一声,一个叫 MC 文博的顺义小崽儿加我,聊了几句知道都是同道中人,但忽然一个问题难为住了我:

  以我当时的审美来说,那首歌也是垃圾之作,但人家有!后来又聊了什么我完全忘了,只知道自己疯了心的要写歌录歌,因为我哪受得了那气!

  为了取得这场 Beef 战的胜利,很快就找到了 Beatz、写完词练好,并且找了一间200块一钟头的录音棚,没一礼拜就把这歌做完了。我根本没经历过在家录歌的阶段,起步就高,而且第一首副歌就是有旋律的。

  生气归生气,但还是那句话,我有自己的歌了!为了能继续吹牛逼,我走上了自己的说唱创作道路,也可能是听的那些专辑多少有些影响,正好赶上那阵子国内也出了不少标榜为 Jazzy Rap 的 Rapper,我一下觉得找到了自己的路子 —— 爵士说!下 Beatz 是那会儿每天必干的,那时候用了不少 DJ Okawari 的伴奏做歌,然后慢慢的通过朋友认识了北京号称走政治说唱路线的 MC 小矮逼,做了一阵他的 Back up 当开端,但由于演出不给我结钱就放了点狠话掰面儿了。

  那会儿我十八、九,告诉自己坚持到二十二岁,能走起来就继续干,不能就算了,别跟自己过不去。最后一次演出是2012年9月22日,Nasty Ray 的 Natural Flavor,在北京影响力很高的 Nasty Ray 不知道从哪听见我豆瓣小站放的歌,于是就联系我。说真的在这要 Shout Out 一下他,能肯定我的歌让我演出并且在团结湖请我吃了两顿牛肉拉面已经说明他是史密斯的弟弟够意思!

  12年底我录了当时的最后一首爵士说,由于失恋、失业与混圈儿无能的多重打击下决定退出说唱界,但说实话北京说唱圈儿也没几个认识我的,这一定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后来我迷上了摇滚乐,从《中国火》听到了 The Stone Roses,从英式听到了后摇,就这么一晃我都成职场老逼了。我觉得摇滚乐牛逼,可心里始终认定自己是个黑怕。

  15年夏天《It G Ma》爆火,加上《Show Me The Money》的中字,说真的是这帮韩国人让 Trap 离我们更近了。很多人嘴上都不愿意承认韩国瓷,但他妈背地里狂听,随你们丫便吧~借着这劲儿,几个小哥们儿找我说弄首和《It G Ma》差不多的歌,我觉得我得出山了。后来虽然歌弄了,还他妈拍了 MV,但到现在都没有最终的混音版本,MV更是永远剪不好,这事儿挺黑怕的还~

  今年年初,我原来做 Garage 的高中同学说自己喜欢 Trap了,问我要不要一起弄弄,我直接否决,你一朋克儿不踩踩效果器掺和什么黑怕啊~不过没俩儿月人哥们儿就出了一首单曲,有制作人有录音棚关键还没钱。虽然歌儿不怎么样,但我一下就服了,实干家啊!一分钱没花让人做了 Beatz,混了音,简直就是朋克精神永存!直到夏天那会儿《中国有嘻哈》开始,加上发小婚礼 After Party 的无聊,让我和 “朋克实干家” 一拍即合,弄个组合玩 Trap!没过几天,这瓷又找来了一投资人,行,只能开干了。

  整个7月开了无数个会,和团队的几位痛说我的说唱史,并劝告他们说唱路难走!在起团名的时候倒有种心有灵犀,我和 “朋克实干家”都住北京西城,我们不想玩京腔说唱,但又想展现城市特色,于是我想出了一个团名 “西城男孩”,英文就叫 Forbidden Boyz。名字够俗容易被人记住,既北京又国际!

  没几天就写出了第一首歌,一人一段 Verse 简直太简单了,我不用再歌词里苦大仇深,不想再写那些只有我听得懂的酸文儿,在有格调的基础上说点撒狠的逼话,过瘾!那会儿觉得 Trap 就是三连音,再让制作人做个千篇一律的燥 Beatz,齐活~可第一首 Demo 混出后我们俩都傻了,一直致力于发展中国摇滚乐的制作人虽然多少明白点 Trap,但做的完全不是我们要的玩意儿,崩溃随之而来。

  不过为了帅,研究这首失败 Demo 里面的问题比沮丧更要紧。首先 Trap 最注重的就是整体氛围,这首歌里面为了声音干净和突出几乎没加混响,而且 Double 零碎儿什么的又加的太少太齐整,完全没有老黑那股子冲劲儿。而 Beatz 的问题在于虽然制作人会照猫画虎,但我们自己不知道想要什么。最终经过了三次修改,做了不少加减法,才将最终版混完,不过现在根本不会听这曲。

  投资哥们儿先给我们掏了四首的钱,第一首虽然现在看似是失败的,但还是学到了不少技巧,反复研究决定第二首玩个旋律,别忘了我他妈爱豆可是孙楠!在我看来,部分国内偏好 Old School 的瓷对于旋律说唱都不太接受,觉得 Pop,但不可否认旋律会加深洗脑与听众的上口程度。我们研究发现,旋律说唱与臭流行不同地方在于 Melody 都是小调、平调,切分很多,跳跃性强,有时候多一个断句少一个字就能与口水歌千差万别。有了第一首的经验,第二首写的更快,Beatz 也更加契合,这首歌人声部分完全覆盖 Auto-Tune,在 Verse 中我将自己化身为一个深夜尾行的近视眼,在小吹下牛逼的同时耍个帅。

  虽然目前没什么人关注我们,但制作人说 “也听了不少中文说唱,抛开审美单从制作混音水平上来说已经属于准一流了,只是时间问题。” 我相信他的话,因为第二首我自己真的单曲循环了大概半周的时间。

  黄鬼、Chigger 在越来越多的歌词中出现,老黑们也开始承认黄色人种的说唱力量,中国人的韵脚与 Flow 赶超黑瓷早已变成不争的事实,傻帅的中国风格是我们将来的走向,#好听的Rap# 才是会继续尝试下去的音乐标签。

  截止这篇推送前,我们已经录完了后面的两首歌,“朋克实干家” 的进步有目共睹,不过谦虚点说的话就是水平还有待提高;而我的段落呢,全国前三水平吧,算了!前十吧!没必要那么狂,不过平心而论,在 Beatz 制作、混音和思维意识方面我们还欠缺太多太多,路还很长。秒速飞艇官网最近一阵还和一直同道合的哥们儿 THE1201 走得更近了,他是中国街球元老,在说唱方面有着自己的建树,我们也在为即将而来的演出做着准备。

  做爵士说的时候有人说我像小老虎,现在又有人说我像吴亦凡,搁原来我会说 “你妈可能像田震”,但现在我会选择不予理睬。我根本不是一个懂 Hip-Hop 懂 Trap 的人,甚至我都称不上是一个音乐人,我只是在做 Rap 的过程中慢慢搞懂了自己,并且学会了尊重。没事的话在网易云搜搜西城男孩,兴许你会喜欢。

上一篇:都会对这个问题有点秒速飞艇投注嫌弃

下一篇:表演单口相声《幸福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