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嘻哈
所在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硬核嘻哈 >

四周围坐着耶稣和他的十二门徒

更新时间:2019-04-24 点击数:

  目前VR电影要实现叙事功能,还有很多硬件和软件问题需要解决。比如VR具备第一人称视角叙事的先天优势,《硬核亨利》这样的现在还很难用VR来实现。在现阶段,VR剧情片最适合的应该是单一场景的实时题材,不存在剪辑、转场的需求,比如密室逃生这样的惊悚片故事(类似《电锯惊魂》那种)。当然,还有成年人都会想到的、能满足人性基本需求的那个题材……

  本届威尼斯电影节第二天,我在电影宫连着看了三个小时的VR电影,感受估计大多数人都能猜到整个人都好不起来了。这个要说明一下,我不是什么电影者,对VR之类的新技术格外排斥,纯属个人身体感受,后面详解。

  早在今年5月,VR就是戛纳的热词。电影节不仅设置了VR日单元,有35部短片进行展映,而在为期8天的电影市场环节中,举办了近20场VR论坛与主题演讲,几乎占到总数的一半,主讲嘉宾来自美国、加拿大、法国、荷兰、卢森堡、印度等国的VR设备厂商及内容提供方,足见VR目前的热度。

  威尼斯也不甘落伍,设置了为期四天的VR特别单元,除了专业人士和媒体记者,公众也可以预约参与体验。VR单元放映的有20余部短片,分为三组,每组时长一小时,可同时供50人观看。

  为了这个新单元,电影宫设置了一个VR Theatre VR影院,其实这个影院没有银幕,也没有音响,座位就是50把可360度旋转的转椅好处是实现了位置平权,没什么“皇帝位”,坐哪都一样。观看终端设备是三星的Gear VR眼镜,是目前比较主流的手机VR消费级产品,工作原理比较简单,用户把眼镜戴到头上,形成一个与现实隔绝的暗室。与之配合的一台是S6手机,我们就是通过VR眼镜来观看手机上的画面形成3D,再通过陀螺仪来实现沉浸效果。放映期间,我摘了VR眼镜观察了一下观众,几乎每个人都在不停地旋转座椅,并且配合各种摇头晃脑,大有一派网瘾治疗的景象。

  这次VR单元的最大卖点,莫过于号称首部VR剧情长片《耶稣VR基督的故事》(Jesus VR: The Story of Christ),还专门在主会场召开了电影节的官方发布会。《耶稣VR》由美国的VRWERX和加拿大的Autumn VR两家VR内容开发商联合制作,这部90分钟的电影计划在今年圣诞节期间发行,通过各VR终端平台上线,支持谷歌、三星、索尼、Oculus、HTC等主流VR设备,将成为史上第一部VR剧情长片。

  《耶稣VR》的拍摄现场,摄影设备由数台数码相机组合而成,并通过VR眼镜观察效果。

  首次亮相的《耶稣VR》并没有进行全片放映,片方只带来40分钟片段进行展示。片方还以技术原因为由,把放映截为两部分,安排了一段长达15分钟的间隔,制片人到现场进行交流,因此很难判断人长时间观看VR电影产生的感官体验。

  顾名思义,《耶稣VR》讲的就是耶稣一生的故事,片方邀请到《耶稣受难记》的意大利制片人Enzo Sisti以及宗教顾问William Fulco神父参与,足见受梅尔吉布森版电影的影响。至于为什么要选取这一宗教题材,制片人说他们瞄准的市场是超过20亿的智能手机用户,以及同样超过20亿的基督徒,VR技术可以让人回到历史上任意一个时代进行体验,他们发现最吸引用户的就是历史的原点耶稣降生的时代。

  片方展示的片段中,基本涵盖了耶稣从降生、传道、审判、受难、复活等一生中的重要情节,圣母玛利亚、东方三圣、施洗者约翰、十二门徒等标志性人物也都悉数登场。

  从成片的效果来看,《耶稣VR》比较集中展示了VR电影的现场还原功能,大部分场景都是单一镜头完成,也有些场景为转换视角进行了剪辑。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最后的晚餐一场,主观视角(也就是VR摄影机的位置)放在房屋正中央,四周围坐着耶稣和他的十二门徒,在这个场景中,你既可以看到耶稣预言自己将受难、分享圣餐,也可以看到每位门徒的不同表情,抬头可以看到屋顶,低头会看到地上的篝火。与之类似的还有受洗的场景,设置在约旦河的水面上,能看到施洗者约翰、耶稣,也能看到周围的信徒以及围观者的反应,当然还有天空和水面。

  另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是受难的场景,采用的是耶稣的主观视角,可以感受到额头荆冠渗出的献血,也可以看到罗马士兵如何用把铁钉一下下地钉入两只手掌,以及围观者们各异的反应,属于名副其实的“上帝视角”。

  目前《耶稣VR》还不是最终的版本,也可以看出首部VR剧情长片的一些特点,优劣并存,我觉得主要以下几点:

  一、VR最大优势在于场景还原,一场一镜的部分都有比较好的沉浸体验,这个上面说的比较具体了;

  二、VR电影目前面临难题的是转场、剪辑问题,《耶稣VR》有些场景为转化视觉进行了剪辑,用户只能被动接受,没有主导权。在镜头衔接间歇,手机画面出现短暂中断,还会看到VR眼镜的边框,非常影响虚拟现实的效果;

  三、受电影、电视剧的长期影响,在观看的过程中,我总会下意识地希望能够进行景别的调整。比如说耶稣受难的场景,想看清耶稣的表情,在普通的剧情片里,一般就会给到耶稣的面部特写。而在《耶稣VR》里,作为观看者,你并不能主宰镜头的位置或者调整焦距,即便自己在现实世界里往前走上十米,VR影像应该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四、VR眼镜的用户体验非常不舒服,远比3D眼镜难受,更叫戴眼镜的同学情何以堪。尤其是刚开始的第一个小时,产生了一种类似晕车的感觉(本人一直是FPS苦手,玩CS都会感到恶心的体质);

  五、基于以上几点,我觉得目前VR电影要实现叙事功能,还有很多硬件和软件问题需要解决。比如VR具备第一人称视角叙事的先天优势,《硬核亨利》这样的现在还很难用VR来实现。在现阶段,VR剧情片最适合的应该是单一场景的实时题材,不存在剪辑、转场的需求,比如密室逃生这样的惊悚片故事(类似《电锯惊魂》那种)。当然,还有成年人都会想到的、能满足人性基本需求的那个题材

  除了《耶稣VR》,威尼斯的VR单元还展映了法国Felix & Paul Studios以及美国创作者Gabo Arora的20余部短片。就在十天之前,奥巴马参与的VR短片《穿越岁月》(Through the Ages)上线,成为VR领域的大新闻,Felix & Paul就是制作方之一。Gabo Arora则与联合国长期合作,完成了一系列的公益题材作品。这些VR短片的题材种类五花八门,有纯粹的人类学纪录片,也有篮球明星小皇帝詹姆斯的日常训练,还有关注叙利亚难民、非洲伊波拉病毒等现实问题的公益短片。

  其中体验最好的,要算Felix & Paul与太阳马戏团合作的短片,用户置身一场奇妙的马戏之中,周围同时进行着不同节目的表演,而观看的选择权在你自己手里。这样的VR内容会让人联想到现代娱乐业的起源马戏团和Music Hall(杂耍剧场),以及卢米埃尔兄弟刚刚发明电影的时代,每个人都对这件新玩具趋之若鹜,又充满警惕,它没有传统,也没有标准,有的也许只是无尽的可能。(文/皮革业)

上一篇:向佐还配文道“Ready for the adventure(准备好冒险了

下一篇:新娘半路强行下车悔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