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嘻哈
所在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硬核嘻哈 >

我正在看这幅画的时候有一个背景音乐在这幅画

更新时间:2019-03-09 点击数:

  在刚刚上映的电影《悟空传》中,孙悟空还未成为震撼天地的齐天大圣,他只是一只桀傲不驯的猴子,有着不知天高地厚的热血轻狂,却还是难敌被束缚的无奈与宿命。主题曲《齐天》由华晨宇创作并演唱。

  在华晨宇的理解中,《悟空传》中的这只猴子是一个带有讽刺又孤独的悲剧式人物。与生俱来的动物本性让他热爱自由,在他的世界里做任何事都是对的,包括大闹天宫。但他终究还是被他所在的神话体系给打败。他想争取,但一个人终究渺小,最终他还是归咎妥协。

  所以在音乐创作的过程中,华晨宇有别于之前《齐天大圣》的写法,他放弃之前对孙悟空热血打斗画面的写法,而是在前面用了很长一段旋律来铺垫他内心的爱恨情仇,中间部分加入大量饶舌说唱,对他在大闹天宫时代的勇气给予力量,结尾处配上一段安静飘零的假声吟唱,让人们感受到悟空最终放下一切皈依我佛的孤独。

  在这首充满悲燃情绪的作品中,华晨宇出色的演唱让那个还未成佛、孤茫无助的悟空形象跃然丰富。你若成佛,天下无魔,你若成魔,佛奈你何。哭过、笑过、爱过、恨过、痴过、嗔过,原来一无所有,就叫“齐天大圣”。

  生活中的华晨宇低调谦逊,除了工作几乎全天宅在家里,但他的现场演出却常被人称作“魔教现场”,舞台上的他分裂霸气,有着肆意丰富的肢体表现,加上那股”天下唯我独尊”的自信,与影片中的悟空有着极高的契合度。

  对华晨宇的专访是在《明日之子》的化妆间进行的。一进门,花花就忙笑着说大家辛苦,随后他边哼唱“here we are,here we are,here we are”,边开始认真地接受我们的采访。

  其实在最初接到《明日之子》节目组的邀请时华晨宇犹豫了,他纠结了半个小时到底要不要接受这个节目。毕竟自己出道时间不长,作为同是90后选手的导师他自认自己“太过年轻”。但想到自己和另一位导师薛之谦一样都是选秀出道,他又觉得自己的经历其实是有很多经验可以分享给大家的。通常华晨宇都是那种“要做就做,不做就不做”的随性之人,对这半个小时的“挣扎”,他觉得时间很长,而且是无比严肃的进行了一番思考。

  节目录制的第一期是海选,当天来了60多人,共进行了17个小时。虽然工作强度极高,但华晨宇却发现自己一点都不累,还有一种格外享受的感觉。因为音乐是可以让一个人完全投入的,华晨宇认真的听了每一位选手的演唱,对他们一一进行专业点评并分享经验。不论是晋级还是淘汰,他都会告诉对方这么做的理由,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优点和缺点从而提升和改进。

  节目录制前,导演曾找过华晨宇,希望他一定要以“声音”为第一侧重点,这是这条赛道设置的初衷。但除了声音外,华晨宇也会根据自己的经验综合考量,一个超级偶像具备的不光是音乐才华,还要在人品,内在、外在方面都具备一定条件。

  “偶像嘛,他需要某一个地方能够引领大家或者是不断地传播自己身上的一些正能量,所以我觉得我选的人一定要具备多种特质。我当然还是以声音为第一评判标准,但有一些人我觉得他的形象很好,性格也特别好,他有作为一个偶像的气质,我就会选择让他待定,让大家投票去决定他的去留。”

  过于个性自我的表达方式和对歌曲整体把控的青涩,曾让科班出身的华晨宇遭受质疑,但一路走来,当他再次参加音乐真人秀《天籁之战》时,经他改编演唱的《我的滑板鞋》《易燃易爆炸》《南屏晚钟》等作品令人感到震慑,标志性华晨宇式的“神经”特质,让人们看到了他音乐中的创造性与灵性,他的音乐是独立、自成一派的。

  而在参加《花儿与少年》《旅途的花样》这些户外真人秀节目时,我们又能看到他作为一个大男孩的阳光与天真,能撒娇卖萌,也能认真的完成每一项任务。在采访间隙,他依旧像个大男孩一样时不时的吃几口零食,然后对我们的问题作出思考后的答复。他像迷一样的反差多元性格体,正是他最富有吸引力的地方。

  音乐财经:我们刚刚在楼下看到几位选手,他们好像都特别放松,你当年参加比赛的时候也这样吗?

  华晨宇:我在参加《快男》的时候最放松,我好像是所有人里面最放松的。当时我们集体住了一个类似城堡一样的地方,很大,我们所有人住在里面。那个房子里面是24个小时的直播,而且360度无死角,所有地方都有摄像机,全程都能看到你在干嘛。如果你作为一个观众,你每天想看自己的偶像,你就直接点开这个网站,就能看到我们现在正在干嘛。当时你就能看到,我每天都是在睡觉,早上起床的时候其他人去训练,去锻炼身体,去练舞,去学唱歌,而我就是吃个饭继续睡觉,然后玩一玩游戏。

  华晨宇:不会,我当时根本就没有太想让自己去处于一个比赛的状态,因为在出道之前我自己玩乐队,我玩乐队的时候对音乐的理解就是一定要很随意地去做,不要把音乐太当回事,这样你在舞台上呈现出来的状态才能是人和音乐融为一体的。但如果你很紧张,你设计太多东西的话,其实你会更容易跳出音乐,而是以一个机器人似的模式在做音乐,在唱一首歌,在表演,这个其实是跟我的理念有一些不太一样。所以从来没有想过一首歌要怎么表演,台风是怎么样,这些一定都是现场凭感觉来的。

  华晨宇:还有键盘演奏,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因为乐手是不允许出错的,作为一个乐队的主唱和歌手是有区别的,可能很多歌手对音乐没有太多的概念,只想着我怎么去唱好就行,但玩乐队这样一定不可以,所以我平时很喜欢跟乐手们交流,我们的理念是相通的。

  华晨宇:举个例子,很多学唱歌的人,他们不学乐器,他们的理念就是我在听一首歌好不好听的标准是这个人唱的好不好,可能这个歌其实写的一般般,但是请了一个非常厉害的歌手,唱功很强,把这个歌唱的很难唱,那这可能就是一首“好听”的歌了。所以我要学会它,我要唱好它,可能这是很多歌手的理念。

  但是乐手不一样,乐手没有这个概念,他们听音乐是无国界的,因为乐器是无国界的,没有语言划分。所以他们大部分时间会去听国外的音乐,他们就会研究音色问题,我的音乐在乐队的琴声下不能太突出,什么样的音色是更合适的。我们会看到乐手每次调音要调很久,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在听的时候一直在找声音的协调度,吉他、贝斯、鼓和人声在一起的时候什么是好的。

  我也是这个理念,因为跟大家在一起,我就发现主唱声音不能太强,因为没有伴奏概念,我要用什么样的音量我会跟乐手商量,这个歌我用这个音色唱好不好,如果不好的话,我用这个音色会不会太细了,感觉跟吉他的声音有点撞了,或者说我是不是应该稍微地用宽一点的音色,我会根据乐队不同的曲风来改变自己的音色,这样会发现音乐有太多的选择了。

  华晨宇:这两个东西我觉得都需要有,一个人在创作的时候需要有天马行空的一个想法,但是你需要有一个逻辑性整理好它们,你才能知道什么地方是有层次的。比如说我看到一幅画,我看到它以后很有感觉,突然这一下出现了一段背景音乐,我正在看这幅画的时候有一个背景音乐在这幅画上面飘。好,那这个时候就是我感性的一面,才能够出现这个旋律,这个旋律我把它记下来,回去之后我开始整理它,这个旋律我要把它整理成一首歌,这时候这首歌可能需要层次,要有逻辑,这个时候就要用理性的一面整理出来,然后把层次感全部都做出来,编曲等等,所有的东西都要用理性的方式去处理。

  华晨宇:天赋有,因为做音乐一定要有天赋,玩音乐玩的时间长了以后,我发现音乐这个东西必须有天赋,它需要你有99%的天赋和1%的努力,这可能跟正常工作和学习是反过来的。所以说如果一个人有1%的天赋,但他有99%的努力,是没用的。如果人天生五音不全,他后期怎么努力都改变不了这个结果,即使强行把自己掰过来,找到了另一种逻辑方法去解决掉了这个五音不全和节奏问题的话,他的演唱可能也达不到一定水准。

  华晨宇:有,有一个选手叫才旺罗布,我觉得这个男孩跟其他人有一种很独特的气质。而且他给人的感觉也很舒服,我很喜欢。他现在对我来说未知面太多了,因为他一上来唱了一首藏语歌,这个歌的歌词其实我完全听不懂,很原生态的一种感觉,但他唱的却很好听,我又听他第二首歌,唱了一首能听懂的歌,他唱了一首很有名的英文歌,他自己弹钢琴,弹的也很好,唱的也很好。

  华晨宇:没有,就是觉得这个人是我想要找到的一种人,他在音乐上是很有自己想法的。他很有才华,还会弹琴,乐感也很好,但是他会不会创作我还不知道,但我觉得创作对他而言应该不难。我觉得稍微点他一下,他能马上写出很好的东西来,因为他在音乐上先天条件太好了,所以他后期稍微打磨一点点,他就会变得特别地厉害。

  真人秀我就只接跟音乐相关的,比如说去年《天籁之战》和今年的《明日之子》,也会去参加旅行类的节目,是因为我觉得旅行是跟音乐挂钩的,旅行对创作来说是有帮助的,它会给我带来很多的灵感,它会刺激我的大脑,很多东西是我没有见过的,所以看到这些东西之后,我会很容易刺激到,然后我会很有感觉,所以我愿意去接旅行节目,音乐节目就不用解释了。

  华晨宇:对,因为想要在音乐上成长的话,是需要在大脑里不断地补充知识,补充营养的。我因为出道了所以能够旅游,参加《花少》是我第一次旅游,不断的旅游是可以不断冲击自己大脑,看新鲜事物,新鲜的风景,这样我就会有灵感,会有创作的欲望。包括我出道之后接触了全中国最顶级的一些音乐人,不断地去跟他们交往,不管是幕后的也好还是台前的也好,在跟他们交流的时候都是在学习,这个学习的速度可能会比我在上学的时候学习速度快,这是在音乐上的成长。

  商业评论万千14岁“嘻哈迷妹”一夜来,演出火爆背后,行业该如何破解综艺造星“保质期太短”的问题?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上一篇:所以观众们封了一个白莲天团的称号给她们四位

下一篇:王菲翘课的理由说出了大部分人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