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嘻哈
所在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硬核嘻哈 >

甚至普及到广场大妈和小学生的 脚下

更新时间:2019-02-22 点击数:

  硬核粉丝、硬核佩奇、硬核年会、硬核健身。一起秃着、“佛着”、保温杯里泡着枸杞的网友们,最近突然“硬核”起来。那么,究竟啥是硬核?

  虽然在中文语境中也有“硬核”这个词,但现在我们用的“硬核”的各种义项主要都是从英文的“hardcore”中衍生出来的。

  “硬核”是对英语单词“hardcore”的直译,“hardcore”在英文语境中有几个义项,分别是:核心部分,中坚分子,绝对的;(黄色作品)赤裸裸描写性行为的,没有限制的,以及指一种电子舞曲,中文称硬核朋克。

  其中,只有作为一种电子舞曲“硬核朋克”和我们的叙述关系稍微大一些。硬核朋克,即上世纪70年代兴起的朋克运动发展出了的分支之一。美国的硬核朋克浪潮晚英国几年,硬核乐队主要集中在美国洛杉矶和纽约一带,在70到80年代间就已经涌现了许多出色的硬核乐队,比如Bad Brains、Black Flag、Dead Kennedays ,但英国也出现了相当一部分极具特色的硬核朋克乐队。

  Black Flag乐队唱片封面,这一时期很多硬核朋克的专辑封面都是烈火、骷髅、鲜血,甚至小便池等彰显强烈的反叛意味的图像

  硬核朋克讲究演奏和演唱上的力度与爆发力,它们可以是粗糙的、浑浊野蛮的,旋律重复简单、追求速度和“燥”感。很多硬核乐队演出以后的场所一片狼藉,演唱者现场表现也愤怒、声嘶力竭。硬核的发展也直接影响了1980年代的金属圈子,后来的激流金属、死亡金属无不有着硬核朋克的影子。

  后来,国外的游戏界将hardcore和game两个单词联系起来,创造出“hardcore game”的说法,中文为“硬核游戏”。指那些门槛比较高,需要玩家具备一定的操作水准的,代表的游戏为《黑暗之魂》。“硬核游戏”颇有一种将小白玩家们拒之门外的感觉,以特有的高难度挑战或独特的设定吸引那些喜欢在游戏中挑战高难度的“硬核玩家”。

  后来随着“硬核游戏”传入中国,最早在游戏的圈层中,“硬核”这个词被网友们拿出来单用,用于形容那些专业的、小众的、门槛高的事物或者是对某一事情专精又狂热的人,然后又衍生出超级酷、与众不同、让人震惊或癫狂的、让人难以理解的意思。

  随着“硬核”一词走出游戏圈,逐渐进入主流文化中,“硬核”的含义也在不断拓展。

  2017年9月,国家花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和园林学院紫薇课题组新培育出火焰、 娇篮、 灵梦、 眷恋4个紫薇新品种。其中,灵梦的花冠由6片辐射对称的花瓣构成,复色花瓣的颜色以红色为底白色镶边,花瓣有褶皱。

  二次元的妹子们在刷网站的时候,偶然发现“灵梦”这个名字和游戏系列作品《东方Project》中的主人公:幻想乡境内博丽神社的巫女“博丽灵梦”同名,仔细搜索还发现“灵梦”紫薇花的花冠形状与配色也和博丽灵梦的头饰相近。

  这的确不是偶然,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得知,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博士生徐婉在准备申请新培育的品种的材料时,协助她拍照片的师弟李耀临是《东方Project》的死忠粉,他称:“当时地里有挺多新品种的紫薇,我瞧见了其中一个品种,花朵呈现红色底色、带白色蕾丝边,一下就联想到《东方project》的著名角色博丽灵梦的蝴蝶结。于是推荐了灵梦这个名字。”

  课题组的老师们不熟悉二次元文化,不知道“灵梦”有这些典故,但还是同意了这个命名。这样二次元的虚构人物有了一个真实的形象,这让《东方project》的游戏迷们都觉得很兴奋,学术圈和二次元之间的次元壁就这样让一株紫薇花打破了。

  二次元游戏、漫画人物等向来是为严肃的老师长辈们所不容的,但是新科研出的花卉品种被冠以二次元人物“灵梦”这个名字,网友们称这绝对是真爱了,这样的粉丝也被称作为“硬核粉丝”。

  然而就和很多词——诸如“颜值”“打call”“污”“佛系”等——最开始都“始发于微末”,他们最早可能只是网络空间中凭兴趣而聚合的某亚文化圈子中偶然使用的术语。

  比如“颜值”,最早是电子游戏圈中,将人物特质参数化设定这样一种网络思维培植的人们的数值化的思维,衍生出的“颜值”这样一个词。比如“佛系”,最早是2014年日本的某杂志戏谑地介绍当时的某种流行的男性风格:什么都由着兴趣来,嫌恋爱麻烦,喜欢独处。“打call”则来自日本演唱会Live应援文化,为了表示对舞台上偶像的肯定,粉丝们会跟着节奏挥动荧光棒加油打气。而如今这些词使用的范围则远远超过了它们最初产生的语境,因为其概括性、趣味性和时兴的程度被铺天盖地得使用。

  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副教授邵燕君说:“网络空间中凭借兴趣而聚合的各种‘圈子’,其数量恐怕早已超过了人类历史上因血缘而繁衍的部落。这些网络新部落有着自己的生态系统和话语系统,以前所未有的高速度生产着数量巨大的新鲜词汇。语词的核爆,展现了网络文化的生机,也为交流制造了障碍。”

  邵燕君和学生主要研究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分别是:二次元·宅文化、同人·粉丝文化、女性向·耽美、网络文学、电子游戏及社会流行等几个领域衍生出的新词,这些领域也基本涵盖了我们现在所有时兴的热词的“出身”。

  我们前文所述的“硬核朋克”“硬核游戏”“硬核粉丝”尚未脱离它本义与二次元的范畴,而在以下的语境中,“硬核”的使用则如脱缰野马,几乎普适于任何一种代表着“出乎意料”“难以言表”“虽然匪夷所思但竟然有一点酷”的语境。

  就最近的“硬核事件”中,我们常可以看到某种超越我们惯常认知的惊奇感或者戏谑感。某一个人群或者事情常常被窠臼化地理解:比如大多数人眼中的老年人都是腿脚不利落的、迟钝缓慢的;比如我们理解的课间操都是大喇叭在放歌儿、一群人懒懒地“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地做伸展运动,而当他们以截然不同的状态呈现时,目瞪口呆的人群则只能发出一声“硬核”的惊呼。

  比如“健身”好像是某种过上中产生活的专利,下班的白领人换一身紧身儿健身衣跑去“撸铁”,吃沙拉鸡胸瘦身,发发健身照到朋友圈,看似过着一种精致而自律的生活。但最近一批来自各大公园的老年健身天团却各种碾压精致的小年轻们。白发苍苍的老人们以脚固定在单杠上360度大回环,或者吊着下巴荡秋千一样转圈儿,地心引力在身强体壮的大爷面前荡然无存。

  最近山西的一个小学的校长张鹏飞带学生跳鬼步舞的视频也火了,这个视频甚至还传到国外,获得数百万次的分享点赞。视频中,校长张鹏飞拿着话筒喊节奏,并担任领舞,身后的学生们也踩着节奏跳舞,整个操场都充满动感。这种产生于澳大利亚墨尔本的鬼步舞最早是一些潮男带着面具跳,后来抖音、快手等软件的带动下,各种年轻人都在效仿,再后来鬼步舞也成了广场舞的一个舞种,直到最近普及到学校。我们可以看到原本是某种比较冷门儿的、少数人会的舞经过动作的简化、配乐改变后被大规模推广,甚至普及到广场大妈和小学生的脚下。

  大规模刷屏的《啥是佩奇》,当爷爷最后把用乡下烧火用的鼓风机刷漆焊接后做成的“小猪佩奇”形状的玩偶拿出来的时候,网友们都觉得超级酷。这样一个软萌的卡通形象经过一个朴实的农民的理解,用鼓风机焊接出这样一个神似的物件,螺丝钉为小猪的眼睛、钢架底座为小猪的耳朵,加上音乐渲染,弥漫出一股“蒸汽朋克”的摇滚酷感。

  网络的大环境下,任何一种文化都不是某一个圈层或群体所专享的,它们会在网络中以各种形态流传并被不同的人群作出迥异于其本来面貌的诠释,在一些人看来是癫狂的、难以理解的事情或许正是另外一个群体所甘之如饴的。文化习惯在群体中的流传、文化元素之间的拼合借用,有时甚至对高格调的、主流的、难以亲近的一些艺术形成强烈的反讽与戏谑。比如抖音与快手上某些模仿时装秀场和超模的高冷感的视频,伪造出的“高级感”神似于秀场的真实。

  2018年“硬核”了大半年、并贡献了“漂亮警告”“中暑”等热词和一大批表情包的华农兄弟,想宣传一下自己养的竹鼠所以拍了第一个视频,兄弟俩一个负责拍摄,一个负责出镜。他们用短视频在各种平台上分享着养殖竹鼠之余的生活日常,目前华农兄弟全网的粉丝数量已经超过了四百万,播放量达到了三亿多。视频中华农兄弟是罔顾大城市里以“保护动物”“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等的政治正确的,他们揪着竹鼠的尾巴甩来甩去,一言不合就把竹鼠剁了煎炸烹煮,习惯了软萌的我们,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把小动物作为食材来对待的视频感到惊悚之余,竟然还生发一些赏玩的乐趣。

  华农兄弟在镜头面前真实又憨厚,很像我们失散在农村的远方亲戚二舅家的哥哥,见到你去了热情地从院子里捞一只鸡或者一只兔子要煮了给你吃,你在城市里学的一套套的动物保护理念面对这样一个热情的小伙儿全无用武之地。

  还比如甩开那些花架子和美颜,被冠以“硬核美食家”之称的王刚,真的是在别人做菜是为了摆盘好看,他做菜是真的做菜。他的视频里,先是自报菜名,然后处理原料和辅料,进行烹饪,最后是技术总结。没有滤镜、不渲染不剪辑,形成自己独特的“有点儿刚”的风格。尤其万事亲力亲为的他亲自示范怎么剥牛蛙皮、怎么杀鸡、怎么给鸭子放血等。

  同样以动手能力荣获“硬核”封号的还有两个不知身份的亚洲野外生存博主,他们在YouTube上拥有将近220万粉丝,在各大社交网站也有几百万粉丝。他们的视频中虽然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默默地埋头干,他们砍竹子、盖房、修建游泳池等各种技能都让人看得目瞪口呆。

  这里的“硬核”常常和“去伪”联系在一起,我们借助网络不断地看到不同的人群的生活状态,而“硬核”的人又常是积极努力的。我们也可以将“硬核”看作是对“丧”的一种反抗:我们需要一些胆量去尝试,不能日复一日得过且过着,我们需要在平淡的日子里挖掘光辉并每天开心又不辜负地活着。

  最近的一次大型硬核现场——新东方年会改编版的沙漠骆驼就是如此,员工在年会上直言不讳地指出职场的甩锅、跪舔、同事间明争暗斗,以及公司发展过程中的重复建设、以老板为上忽视用户、以公谋私、管理层腐败等不良风气等,比如歌词中的“只想应付考核/不想踏实干活/出现问题只会互相甩锅”“什么独立人格/什么诚信负责/只会为老板的朋友圈高歌”下手之狠、言辞之犀利,让总监害怕,让老板胆寒啊。

上一篇:大多带有自 动寻路/战斗功能

下一篇:标 准利落的舞蹈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