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阱说唱
所在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陷阱说唱 >

确实像我这么生猛的 MC 当然得去热狗战队才能野

更新时间:2018-09-03 点击数:

  眼看《中国新说唱》都已经播掉1/3,12强人选也差那么一点就完全公布了,终于可以好好分( bā)析( guà)下,《中国新说唱》里首轮打头阵的“流行趋势”了!

  功夫胖的微博顶置是一首来自顾城的小诗,这与他在《中国新说唱》舞台上的形象反差极大。如果你有追节目,他词凶,嗓恶,以及台风极具攻击性,作为整一季绝对的气势玩家,代表了中国风中”比较江湖,比较武侠“的那一挂。

  而让观众最直观领教到这个27岁大男孩不受拘泥的江湖行径的,除了他的舞台,则是发生在不久前的选择门事件。当时面对不能选择张震岳 & 热狗战队的局面,获得优先选择权的功夫胖放弃了第一顺位吴亦凡,也没有选择潘玮柏和邓紫棋战队,而是主动流局。这一幕在当时看得很多人拍手叫好,要知道,在此之前,热狗给了他一个重返舞台的机会。

  我就这个事件问道他时,他是这么答的,“没有任何挣扎啊,一是狗哥救的我,我必须为他而战;二是,确实像我这么生猛的 MC 当然得去热狗战队才能野起来。”

  作为土生土长的长沙伢子,他直到大学才离开长沙,前往武汉音乐学院念书。而早在上初中他就已经开始接触说唱文化,高中玩起来乐队,现在作为成团十一年的 C Block 一员,在参加《中国新说唱》之前,人气就挺高的了。

  通过比赛,则是让更多朋友领教到了他那股滚烫的,刀刀见血的江湖气势,区别与戏曲或京剧的起承转合与温婉,呈现了中国风式说唱的另一番样貌,懂得人已经闻腥而去。有网友评价说他“绝对是引领说唱走向的人物,时间会证明一切”;也有人表示,功夫胖的登场,是致力于推广中国式说唱文化的节目组离本质最近的一次。

  G:就是喝湘江水长大,在洞庭湖游泳的野孩子生来的范,这边的孩子都懂。我们的风格,简单而言,野蛮生长的 hiphop。

  G:我最受自己影响,别人越说我错了,我可能就越自我,我的音乐可能属于自我救赎和反省后的顿悟。

  Y:据说你一天不写词就难受,那么分享下此刻你脑子里最快浮现的一句自己写的词?

  早在今年开年, Kanye 就警告 Kardashian 不要再戴那些大 Size 的墨镜了。那种窄窄的,就像吴亦凡在节目里最爱戴的款式,才是2018年的流行趋势。

  它窄到只能遮住眼睛,对脸型的要求又很严格,早在世纪之交就被淘汰出局。而如今被再度 Pick 回公众视野,凭的是一众设计师们在这件沉寂多时的坏品味上发现了卷入未来的全新可能。

  六月, Gentle Monster 推出全新实验项目“ ONCE UPON A FUTURE ”。该项目创造这样一种世界观:维持世界秩序的传统规则已不复存在,外星人和机器人已生活在人类的日常中。以此发布的几款「窄边墨镜」完全是面向未来的设计,充满诡谲、未知与对常规认知系统的破坏力,年轻人买账得很爽快。

  大概是销量上尝到了「窄边墨镜」的甜头,在 Gentle Monster 今年紧随其后推出的单品也保持了这个风格。

  然而,这还不是当下有关「窄边墨镜」的二次创作中最绝的。国产独立设计师品牌 Cough in vain 直接将窄边窄成了一条缝,镜片也都不要了。

  最新一集,Jason 在淘汰时感激在这里度过了说唱二十多年来最开心的一段时光,杨和苏在被淘汰时安慰晋级选手说“没事没事”,在线选手派克特也在赛前发言:“没有觉得伙伴是对手,伙伴就是伙伴”,我以为在看《中国好声音》。

  “确实是没有冲突,我也不能无中生有。”在八卦的驱使下,我找到了《中国新说唱》总制片人陈伟对这个问题的回应。

  他提及了背后的原因:一个事实是,冲突很大一部分来自互相不理解。而 rapper 选手、制作人、节目组以及观众之间错综复杂的不理解,已经在去年随着嘻哈文化的普及消解了。此外,《中国新说唱》的选手呈现出多样性,本土与海外, underground rapper 与 idol rapper ,多元化出现的地方,误解与偏见势必减少,早已不存在去年那样的对抗基础了。

  说起来,少了最最吸引眼球的 Diss 情节,反而能让大家把注意力放回到说唱。陈伟也表示说,说唱文化已经出圈,今年做节目的评判标准将会是“有没有金曲诞生”。

  标签:吴亦凡 中国风 流行趋势 yoho! 中国新说唱 功夫 墨镜 文化

上一篇:成立当天即吸引了西安本地许多热爱hiphop的年轻

下一篇:年龄在23岁到25岁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