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阱说唱
所在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陷阱说唱 >

终于在2017年时

更新时间:2019-04-26 点击数:

  丈夫说她疯了,丈夫甚至拿出二十万的积蓄想给女儿治疗,但没想到这些积蓄都被杨兰投进了完美。

  终于在2017年时,女儿的病情重发,杨兰这时终于愿意带女儿去医院,可病情太严重,已无法医救了。

  痛失爱女的父亲将女儿的死都怪在杨兰头上,而杨兰又觉得女儿的死不该怪在自己头上。

  前阵子一段“十三号室的惨叫”的视频,又一次将我们拉回到了杨永信电击治疗网瘾的暴行中。

  于是刘丽就将18岁的儿子李傲送进了合肥的一所青少年特训学校,自称能“戒除青少年网瘾、厌学、叛逆等各种成长问题。

  戒除网瘾的方式是:封闭式培训,培训的时间为180天,后期还会有180天的辅导。

  刘丽交了22800元学费和500元生活费后,将一个身体健康的孩子送了进去。

  2018年,合肥青少年特训学校的负责人罗铿和其他5名被告人,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和非法拘禁最在合肥市中级法院受审。

  经过法院审理查明:李傲的父亲将孩子送上车后,因孩子的不配合,他们用手铐把孩子铐在了车上。而李傲在进去后,他们在看守李傲的过程中,不给李傲休息,限制李傲的体位、进食、饮水,并对李傲实行殴打,最终导致死亡。

  至今,此事件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李傲母亲痛悔不已表示:非常后悔将孩子送进去。

  看到这些案例,其实很多人都想不明白,显而易见的骗局为什么会让他们如此深信不疑?

  可能都有吧!但这不能成为将孩子的命当作儿戏的理由。宁愿信一些销售,都不相信没日没夜研究医学的医生;宁愿相信一些对孩子严刑拷打的人,却不动用自身去改变孩子,孩子就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了吗?

  其实以上的例子还有很多在重复上演着,有多少无辜的孩子都牺牲在父母的愚昧无知下了?

  在很多家庭中,父母对孩子拥有着绝对的权力,而孩子没有选择,他们只能由着父母来“处置”。

  而那些侩子手只要获得了父母的信任,引导父母用错“爱的方式”,没有极限的处置孩子。

  他们将寄托依附在别人身上,他们在赌,赌一个结果,只要能达到结果,过程是什么样的,都无所谓了。

  却不知,有毒的蘑菇都往往色泽艳丽,它之所以美丽,就是吸引着即将被吞噬的那个人。美丽只是一种手段,吞噬才是真的。

  点击“提交”后,我们会向您的邮箱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请按照邮件中的提示完成操作。

上一篇:本赛季目前为止则是斩获两个邀请赛冠军

下一篇:她以一首经过改编的《牛仔很忙》得到了四位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