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派说唱
所在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老派说唱 >

窝在家里研究怎么把讲座做得更吸引人

更新时间:2019-04-12 点击数:

  70后,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职业是司机,爱好是读三国、讲三国——坐他的车,一定会发现特有趣。那听他的讲座有没有趣呢?北京理工大学附属中学集团的师生们应该能回答这个问题。

  宋钜,一个学校里开车的司机师傅,学校是如何发现了他不一样的才能,给他做三国讲座的机会?他怎么会有热情牺牲周末的大段大段时间写演讲笔记,给孩子们讲不一样的《三国演义》?

  北面接南长河步行公园,居民住宅区三面环绕,北京理工大学附属中学本部(简称“理工附中”)身居闹市,却独享宁静,沿着校门口小路向南几十米之后幽幽的小巷是全校师生上放学的必经之路,也是发现“小巷深处有洞天”的必由之路。“发现”是这所学校近70年文化的魂,这也是理工附中2016年提出的“发现教育”主张的历史根源。

  宋钜是理工附中的专职司机,全校教师开会、进修,学校财务跑银行办业务、秒速飞艇各校区互通事务等等事由,都由宋钜和他负责调度的司机班承担驾驶任务。来理工附中7年,这条小路他开车驶过无数次。

  “现在太忙了!每天忙到九、十点钟是常有的。呵呵,需要发掘时间,才能再讲三国了。”随着学校集团化办学的脚步,身为司机的宋钜,驾车的行程网也越来越密集。最忙的一天,宋钜要开着学校的4人小轿车或是10人商务车在校门前的小马路上跑个六七趟。学校司机班6、7名师傅,个个如此。

  除了门卫,宋钜现在的司机班办公室,几乎是校园中离学校礼堂最远的地方之一。可是这个70后司机师傅,恰恰曾往返于办公室和学校的大礼堂之间,在那里开讲座。

  在那个礼堂,北理工附中的知名校友、著名主持人杨澜来给学弟学妹们做过演讲。2017年9月开学,宋钜也是在那里给学生们做过一场的三国演义讲座。之前在南校区的多功能厅也曾开讲。

  他之后还有位来自名校的学者也在礼堂讲了三国,“我发现,学者的掌声还没有我多呢!”宋钜很自然地用学生们的掌声、笑声来判断,在孩子们眼里台上的人讲得精不精彩。

  就像600岁的故宫又火了,就像说书先生会吊人胃口,就像京剧的角亮完相、票友要喝彩,宋钜也用自己的方式,让一部古典文学热闹起来。

  跟好多司机师傅一样,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宋钜很健谈,喜欢与老师们一起海阔天空地聊天。有时候,话题就会转到宋钜的一大爱好上——《三国演义》。

  有一次,来找宋钜用车的是生物老师李亚林。谈到三国时,宋钜侃侃而谈自己的读书感悟,李老师发现宋钜很有见地,于是提出建议,说:“你讲得这么好,不如你找找机会,给我们学生讲讲三国!”起初,宋钜只是听听,并没有当真。可是李老师却认了真,回去就帮他报上了讲座申请,前前后后的流程都是李老师帮助宋钜完成的。

  申报流程确实复杂,好在有李老师帮忙,可是有个困难只能宋钜自己克服,那就是来自其他教师的质疑。开讲的消息传出去,宋钜听到很多不理解的声音,“司机师傅为什么要给学生讲三国呢?”“能讲成什么样儿呢?”

  宋钜并没多说什么,他用了平时最常做的事情做了回答——给发问的老师讲三国,从人物、故事,再到自己悟出的人生道理。最后发问的老师同样发现:“别说,还真可以找你讲一讲。”发问的老师可能不知道,学校教务处最终拍板决定通过宋钜讲座申请的是当时的教务主任,在试听宋钜讲不一样的三国后,她坚定地说:“你去讲肯定没问题!”

  后来,学校有位喜欢研究《红楼梦》的老师。专程来听过宋钜的讲座,也评价说说“讲得很好。”当然,让宋钜一下子就坚信自己能够胜任这项工作的,还是来自孩子们由衷的认可。

  宋钜第一次登上讲台讲三国,看着台下一双双纯真的眼睛齐刷刷盯着自己,心里多少有点儿没底。可是,当第一个包袱抖开,全场哄堂大笑的瞬间,宋钜一下感知到了孩子们逐渐燃起的情绪——这次的演讲成了!

  宋钜讲三国,从不要求学生正襟危坐、双手背后,有时孩子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宋钜也不过分强调秩序,因为他有自信,学生们肯定也在聊三国、唱三国,“东汉末年分三国,烽火连天不休”,通过宋钜唱偶像林俊杰的《曹操》,学生们发现记住三国发生时间的新方法。“善于发现”是理工附中人特有的思维方式。

  有一次分享中,宋钜讲到“张飞怒打督邮史”,一个学生“噌”地站起来问道:“老师,张飞为什么要打‘猪油’呢?”全场大笑,提问的孩子目光狡黠,也跟着嘿嘿笑。

  宋钜清楚,孩子是故意调皮,也不生气,反而就着问题讲起了“督邮”的含义。宋钜习惯用掌声、笑声判断演讲成功与否,同样地,他觉得在这样的笑声里,那个孩子应该也能享受到一份“成功”的快乐。

  宋钜说,自己小时候也是个调皮好玩、不爱学习的学生。职高毕业之后出来闯荡社会,做过很多种工作,也慢慢地感受到读书的重要和知识的价值,后来他自学了大专课程。所谓开卷有益,这些年,宋钜很多做人的道理都是后来从《三国演义》里悟到的,而这些道理也让人生受益匪浅。

  “我讲三国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我自己真的从其中悟出好多人生道理,想跟孩子们分享古人的智慧,与孩子们一起完善人格;一个是我希望通过我讲,能激发唤醒孩子的兴趣,让孩子发现我们古典文学的魅力,自发主动去阅读。”每次看到孩子们随着自己的演讲,时而目不转睛地聆听,时而微锁眉头地思考,时而由衷地开怀大笑,宋钜都觉得,能够让孩子们对一部古典文学产生这样的兴趣,自己的辛苦变得特别有意义。

  孩子们开怀大笑的时候不会想到,轻松自在地就“长在他们笑点上”的包袱,每一个都是宋钜利用周末时间一笔一划反复推敲着写在笔记本上面的。

  所以宋钜写演讲稿的工作都是利用周六周日完成的。那一学年里,他每个周末得花上多半的时间,窝在家里研究怎么把讲座做得更吸引人。需要扩充书外知识的地方,用括号标注,需要调节气氛抖个包袱的地方就画个“星星”符号。如讲到优秀传统文化时,宋钜编了一个流行语的顺口溜,孩子们开怀大笑的同时,感受到学习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性。

  宋钜读了十几年三国,最初启蒙于评书,而后是看三国影视剧,之后是读比较易于理解的白话《三国演义》,最后才是原汁原味的《三国演义》,乃至正史《三国志》。演讲的模式大多是先讲故事、人物,然后品评道理,最后联系生活实际。

  虽然只是做做分享、演讲,但宋钜还是认真琢磨起演讲风格来,慢慢地,他发现学习百家讲坛、张雪峰等风格,会让自己的讲座区别于正襟危坐的课堂教学,区别于受过专业训练、多多少少有些“模式”的教师。

  所幸,学校有“兼容并包”的文化,愿意为宋钜提供这样的机会和舞台,鼓励这种对育人有益的多元化尝试。

  如果以三国中的人物自比,宋钜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鲁肃。尽管鲁肃在《三国演义》中被塑造成一个“窝囊”的“老好人”,但也正是这份大智若愚使他辅佐孙权达成了“联刘抗曹”的战略,鲁肃是一个智慧被低估的人,他不像诸葛亮那样闪耀,正是因为他谦厚,不锋芒毕露。

  宋钜自比鲁肃,正是因为自己也愿意与同事一起在“尊重信赖、相互关心、承担责任”的校园文化中工作和成长。

  “孩子们学语数英语够辛苦的,我的小讲座不牵扯到升学,只要听明白、有所发现,以后有兴趣、喜欢阅读咱中国古典文学就行了。”

  只要通过自己的分享和演讲,让更多的孩子关注贯通古典文学,宋钜觉得自己的目标就达到了。就像那个故意把“督邮”听成“猪油”的孩子,宋钜发现正是他这一“闹腾”,反倒给了自己机会,让所有孩子都关注起“督邮”的本意来。

  一个司机师傅,带着自己从评书、影视剧、小说、正史中发现和汲取而来的三国,在校园里“闹腾”了一。

上一篇:{ id: E5VMV0IJ4T8E0001NOS

下一篇:从最开始的10余张火锅桌发展到如今成都数十家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