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帮说唱
所在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匪帮说唱 >

作为硅谷“教父级”的投资人

更新时间:2018-12-07 点击数:

  原标题:最早投资Facebook收获2000倍!“PayPal匪帮”教父:我想去中国成立一支新基金

  几天前,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著名风投彼得·蒂尔(PeterThiel)有意组建一支专注中国市场的新基金。据称,这位亿万富豪正在考虑不同的投资方法,包括通过直接募资或合作方式在中国组建一支基金。

  蒂尔认为,中国的创业公司目前已经从效仿西方模式转向自主创新,他希望能够尽早参与其中。而早在一年前,蒂尔就曾放话,硅谷“垄断科技”时代已结束,看好中国市场。此后,这位硅谷“VC之王”频繁往返中美。

  显然,作为Facebook的早期投资人,蒂尔希望在中国捕获“下一个Facebook”。

  1967年蒂尔出生在德国,小学时随父母搬到美国旧金山Foster City,成为名副其实的“硅谷一代”。

  大学时期,蒂尔在斯坦福学习了哲学和法学,并最终拿下法学硕士学位。毕业后的蒂尔成为纽约一家顶级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顺利挤进了美国“精英阶层”。然而,他发现自己并不热爱这份职业。在忍耐了7个月之后,蒂尔主动结束了这段被他称为“人生中最不快乐时期”的律师生涯。

  后来,蒂尔进入了金融行业,在Credit Suisse Group做了三年衍生品交易。到了1996年,他设立了自己的多策略基金 Thiel Capital 。

  彼时,美国互联网科技和金融市场正双双处于最繁荣的时期,蒂尔意识到大部分人都忽视的电子货币的巨大价值,于是与合伙人创立了电子支付公司 Confinity。1999 年公司转型发布了PayPal,提供构建在美国银行系统之上的电子转账服务。

  而在2000年,埃隆·马斯克创办也从事电子支付的而且公司就在Paypal旁边,当时双方竞争逐渐升温。据说,蒂尔手下的工程师甚至要设计一枚炸弹去炸掉马斯克的公司,幸亏被蒂尔发现并及时阻止。

  蒂尔意识到盲目的竞争可能对双方都有害无益。最后,他决定以50:50的比例与马斯克共同成立公司,事实上,正得益于蒂尔的远见,合并后的 PayPal 才顺利度过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

  Paypal在2002年上市后,Paypal的创始团队们的庆祝方式是举办了国际象棋比赛。2002年,PayPal 被eBay 收购,蒂尔套现5500万美元,而他一手打造起来的“PayPal匪帮”日后成为了改变世界的重要力量。

  所谓的“PayPal匪帮”,就是指蒂尔在PayPal的创业过程中,依靠个人魅力召集了一群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与自己共同奋斗。其成员包括了马斯克、里德·霍夫曼、陈士骏、查德·赫利、内森·盖廷斯等人,这些人在离开PayPal之后陆续创立了一系列家喻户晓的公司。比如马斯克创办了特斯拉和SpaceX;里德·霍夫曼创办了领英公司;陈士骏、查德·赫利联合创办了YouTube等。

  离开了Paypal,彼得·蒂尔迎来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笔投资——成为Facebook第一个外部投资人。

  起初,Facebook 总裁肖恩·帕克找到LinkedIn CEO 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寻求融资。霍夫曼担心会跟他在 LinkedIn 的职务产生潜在的利益冲突,所以回绝了。但霍夫曼同时把帕克引荐给曾在 PayPal 共事过的蒂尔。

  蒂尔同意以可转债的形式进行投资——如果 Facebook 2004 年年底前用户数达到 150 万,蒂尔的50 万自动转成 Facebook 股份;如果没有达到,他可以要求Facebook 还钱并补上利息。

  尽管后来 Facebook 没能达标,蒂尔还是同意转股。“他们(Facebook)对最初愿景的追求使我宽心。而且这一个很合理的估值。我想这会成为一笔很安全的投资。”蒂尔解释说。

  后面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Facebook取得了巨大的成功。2012年,Facebook上市,蒂尔变现了约6.3亿美元。同年8月中旬,他又以约20美元一股的价格卖掉了近2230万股,套现4.46亿美元。当年这笔50万美元的投资,带给蒂尔超2000倍的回报,堪称世界风投史最经典的案例之一。

  执掌高达百亿的投资基金,他奉行逆向投资理念,反对随大流,他投资的标志性项目都是传统投资人无人问津、发展缓慢的领域,例如对抗衰老、治疗癌症、纳米技术和探索外太空。这些项目光听名字都让人感觉非常科幻,以至于《纽约客》记者评论蒂尔这些充满想象力的项目时写道:“与其说是为了经济回报,不如说是为了满足他乌托邦的梦想。”

  在去年北京的一场活动上,蒂尔直言,如今的美国是各种小打小闹的电子科技玩意儿的天堂,忽视了科技改变世界这样更加壮阔的理想。他怀念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在那个美国科技普及的全盛时期,对未来世界发展各种可能性的讨论成为人们日常对话的常见主题。

  此外,作为硅谷“教父级”的投资人,蒂尔有很多诡异的投资理念,其中最为争议的是“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不会投资Google员工离职创业的公司”

  在他看来,那些Google等离职员工学到的经验,除了他们手头负责的产品、技术和项目,特定领域内操作经验,并无其他。虽然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很聪明,够努力,但他们创立公司的所谓“初心”,和创造一家伟大的公司差之千里。

  有意思的是,蒂尔说过不投资穿着正装来见他的创业者。他认为穿正装这点说明创业者打算逢迎、讨好投资人。当年扎克伯格穿着T恤来见他,这让他认为小扎值得信赖。

  另外,蒂尔的基金与其他投资机构还有一个不同点——他认为投资人不应该深度参与所投企业。蒂尔的投后管理相对比较放任。他的逻辑是,如果创业者需要这样那样的帮助,肯定是某些地方出错了。当然,这未必值得其他投资人借鉴,因为他在选择创业者时,会更青睐有能力不成为CEO的创始人。

  过去几年,蒂尔一直批评硅谷的“文化单一”、“有毒”,甚至把公司从硅谷搬到了洛杉矶。他曾说过,所有高科技公司都在硅谷,这是非常矛盾的——因为它们都是全球性规模的互联网公司,它们可以建在任何地方,只要有人才,有资本,有正确的管理结构。

  他正把目光聚焦在中国。“过去几年,中国是除硅谷以外的另一个大型科技中心,那里已经出现了一些了不起的公司。”

  被誉为“互联网女皇”的凯鹏华盈合伙人Mary Meeker表示,“五年前,在全球20家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中,美国占据了其中9家,而中国只有2家”。但在今年5月发布的《互联网趋势报告》中,美国有11家公司上榜,而来自中国的企业数已经飙升至了9家。

  显然,中国创业市场正在受到全球投资人的青睐。今年4月,创新工场第四期5亿美元基金超额募集。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创新工场最快募集完成的基金。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称这次募资“顺利得超乎想象”——去欧洲见第一个投资人就感觉已经超募,去纽约的时候就想不要融资了。他分析背后的原因: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单一市场,中国的创新能力已经从借鉴美国模式成功反超,具备中国本土创新能力,甚至中国模式在海外被借鉴。

  而达晨创投也表示坚定不移地专注中国市场,这家本土创投巨头在过去18年以“外资眼光、本土手法”投出了一批明星企业。面对动荡的经济周期,达晨创投始终坚持着一条投资理念,那就是“相信中国”——“做多中国未来是我们坚定的选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绝对是各位嘻哈爱好者关注的目标鞋款之一秒速

下一篇:其死可解剖而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