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帮说唱
所在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匪帮说唱 >

很少在说唱歌手中听到这样的评价

更新时间:2017-10-04 点击数:

  上周“新说唱”播出后,最令人扼腕的,大概要数此前一直被广大粉丝乃至选手们看好的直火帮Feezy&XZT了。不过期盼许久,节目给到两位的镜头寥寥无几。虽不知出于什么考虑,一刀下去把直火帮的精彩表现剪得声销迹灭,但在节目复活的投票界面,他们完整演绎《没多强》中——不论flow还是卡拍,都堪称一段浓墨重彩的表演,说直火帮是本届“新说唱”最大的遗珠,也毫不为过。

  在Q音平台上,有乐迷评价他们是“Rapper届的学历担当”。此前的访问中,直火帮表示自己并非什么“中坚力量”,他们用硬核、诙谐又带点儿诗意的Hip-Hop音乐,为自己以及跟他们类似的人群,涂上了一层“中间人士”的广义色调。在我看来,这种色调没有那么多暴戾,反倒是在这个横七竖八的嘻哈圈子里,徒增了几分少年应有的正气。

  最初的说唱乐是美国一些基层人民想要为自己的生活、权益发声的产物,《爬墙少年》讨论着以直火帮的个人视角所看到的阶级、经济、成长的各类冲突,那么“爬墙少年”,究竟想爬出去看到些什么……

  Q:《爬墙少年》是你们的第一张原创录音室专辑,它有一个“中产阶级”的指向性,其实中产阶级的生活相对来说是优渥的,为什么他们会想要爬出这道墙呢?

  Zigga:我们觉得大多数中国Hip-Hop听众是来自社会中层的人群。中国其实对于“中产阶级”这个概念的定义是比较模糊的,它并不完全指经济层面的“中产”、“小康”,中国这一代年轻人里,大多数人会觉得我们来自中间,而非社会最底层,特别是中国的Hip-Hop听众。反观,这个时代又有多少人是在社会顶层呢?我觉得我们三个人自己的这个identity(身份)是来自中间,当时就想我们作这张专辑到底能代表什么样的人?我们听Hip-Hop也听了很久嘛,有那么多伟大的专辑在美国历史上有什么共性?总结下来,共性就是他们知道自己作为Rappers代表的是哪些人,所以我觉得我们代表的就是中国年轻一代来自“中间”的这群人。

  Feezy:我们其实构思了一个想象的剧情,那个故事里是有假设了一堵墙在里面,然后“爬”这个动作是一个象征意义。

  Zigga:回到你第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爬”出这道墙?我们觉得特别是来自中间的人,很多事情在生活中,不论你在哪里、做着什么事情,有时候你可能会觉得自己还不错,但在某个点又会觉得面前有某件事情跨不过去,不论是经济上还是社交上的,很多人都会遇到一个瓶颈。那么作为年轻人,你看到这个瓶颈会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在这趟旅途上,或许我走的比别人快、比别人好,但这样就满足了吗?还是说应该去这堵墙外看看?

  Q:我看到你们专辑文案里有一句对于“中文说唱”的理解——“属于中国的说唱,应该是能激励大多数中国人寻找自我,并且让更多外国人了解中国人的真实生活的作品。”留美生活对你们有影响是一定的,但你们是怎么把这种东西转化为你们所谓的“中国式说唱”?

  Zigga:我在写歌时一直抱着这一点来思考,就是说什么能代表“中国式说唱”的风格?它绝对不是伴奏里加个民族乐器就能代表的,因为这外国人也可以做得出来。从内容上,你要写出的歌词应该让外国人知道:原来中国人想的是这些东西。其次我们都在中国长到成年嘛,然后去美国读的大学,美国是一个Hip-Hop非常盛行的国家,我们在那边也有一些耳濡目染,但你要让外国了解我们不能全是中文,比如我们那个《First Rick》,那首歌英文就很多,同样也很炸,那这种我推给我美国的朋友他们就会听得懂你在讲什么。但更多的是,我们会思考一些我们在美国作为中国人是一种怎样的处境。像《UDA》这首歌我们三个人唱的都不是一个观点,比如我唱的那一点,就是外国人看到我们中国人会说,我们在国内连Youtube都上不了,美国多么自由多么好,但我想表达的是,视野其实是自己决定的。

  Feezy:我比较赞同Zigga一开始说的,就是所谓的中文说唱不一定要强调大家既定认为的中国元素,而是反映我们代表年轻人的一种精神状态,就是我们在思考什么、我们遇到什么样的问题会讲些什么。因为我觉得好音乐都是先从自己作起的嘛,你自己有了代入感,想的问题才会更深刻,所以发自内心的内容才会感染别人。至于外国人怎么理解中国人,我的看法是,作为中国的说唱歌手,你在中国做到了顶尖的位置,才有可能被其它国家认可。

  XZT:我写歌词的时候真的不是很在意听众是怎么想的。我特别想准确地把我自己的情绪、痛苦表达出来,如果我能抓准自己心里的感受再写出来,别人肯定也能感受得到,也肯定可以找到共性。其实大家烦的东西都差不多,只是在于不同的事情,最后大家需要的其实也都差不多,我既然不了解所有人,那干脆就关注自己想说些什么,然后把各方面想法写出来。

  Q:所以你们创作的时候会有“使命感”这种东西么?像《致美联航》这样的作品,我觉得它既有人文关爱,还有热血情怀……

  XZT:我会有一点“使命感”。它可能是想让不开心的人开心一点,就是让不开心的人能撑下去的那种,我经常会有这种“使命感”,但很少上升到国家。

  Feezy:换个角度来说,如果有这个“使命感”的话,会更加真实地表达出来,而不是片面地说这个好、那个不好。因为你不管怎么写,总有人用不同的角度去解释。

  Q:《四重奏》是首用提琴做Beat的歌,全曲没有任何鼓点,这首歌也被粉丝喻为“超神曲”,当初是什么契机让你们和安全着陆一起作这首歌的?

  XZT:合作的契机是我先搭讪了他们的制作人小胡,然后就认识了。因为我之前听了他们的第一张专辑,特别特别喜欢。当时我觉得他们那个伴奏绝对是网上下载的哈哈,我想这哪有中国的制作人做得这么好。后来我就搭讪了他们的制作人,跟他们说能不能Remix他们《安全着陆》这首歌,然后他说:“我给你做个弦乐版的吧?”我就答应了,接着他就作出来了,一开始他并不满意,后来他就改成了另外一个弦乐版本,最后就有了这首《四重奏》。这首歌一开始没有鼓点的,后来又加上了,但最后还是觉得没有鼓点比较好,因为弦乐的节奏性很强。

  Q:Q音平台上有粉丝说直火帮是“我国Rapper届的学历担当”,你们觉得学历对你们的音乐、创作有没有帮助?

  Zigga:学历不一定有帮助,但“求学的经历”是有的。当然这不是唯一的帮助,但这是一种帮助我们提升作品内核的方法。

  XZT:我觉得这种方面的帮助在于,我们不像大多数Rapper那样只负责写歌、演出等等,我们是一整套体系都由自己来负责,包括巡演、MV、衣服设计等等。这个其实也是大学的“一部分”,因为在大学不止是念书,还会参加很多多元的活动,只是现在我们“传承”了下来。

  Q:其实也有不少乐迷对你们的作品有一个评价叫“诗意”,然后说你们是“Hip-Hop届的吟游诗人”,很少在说唱歌手中听到这样的评价。

  Zigga:我觉得我们三个人的作词风格还是挺不一样的。我写词的风格可能是比较幽默一点的,然后会放很多梗进去,中英文切换多一点,会讽刺一点、夸张一点,有点荒谬的那种感觉,我的歌词如果有“诗意”的话,那应该是打油诗吧哈哈。

  XZT:……我觉得我的歌词还挺诗意的啊哈哈。(Zigga & Feezy在一旁哄笑:就你了就你了~)

  Feezy:我认为大部分是正在考大学的高中生,不然就是正在读大学的那种,并且他们是像我们一样向上、有动力、上进的。同样也有那种生活中有想法的人,我举一个例子,就是他可能是学会计的,但生活中也想作音乐,那他会像我们一样去思考如何平衡这一点。总而言之,就是和我们比较像的嘛。

  Zigga: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一下我们在发专辑前做的一个“我在爬一堵墙”的活动。那个活动中就有很多人分享了“我在爬一堵名叫____的墙”。本来我们以为大家也就一人发一句话,但他们分享了很多很多东西。比如说生活里遇到的一些事情、做的一些抉择。我觉得我很难想象那种很颓废、很丧的人听我们的专辑,也不是说这样的人不会听,但我感觉我们的乐迷大多还是比较上进的。

  Q:其实很多乐迷并不注重嘻哈的内核,而是因为它本身的“酷”会让自己看起来更酷,而嘻哈在美国是黑人争取话语权的产物,那你们觉得在中国,对于那些真正喜欢嘻哈的人来说,嘻哈意味着什么?对生活的写意还是精神的寄托?

  Feezy:我觉得这肯定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至少我们刚入门的时候也是这样,但要留住这些听众的话,你可能还是要有更能打动他们的东西在。

  Zigga:我觉得一个是表达方式,就算你不会唱说唱,你去跟唱、去思考也是一种表达。还有一个就是,它让你很舒服。Hip-Hop就是一个很多元的东西,它对很多人都是开放的,美国也有匪帮说唱、基督教说唱等等,所有的人都可以用Hip-Hop来表达自己。“包容”这点是最重要的。

  XZT:我比较看中的是Hip-Hop里面的价值观,我觉得这是中国现在最缺的。当你看清楚事情本质之后,它是怎样就是怎样的,Hip-Hop不会把它说成另一个样子。另外一点就是,当你直面之后就可以去解决它。如今大家都喜欢用一些曲折的方式去做事情,但在Hip-Hop里,正如Zigga说的,表达方式是更直接的。

  Q:有人说“中国新说唱”其实是毁了中国的嘻哈,但也有人说Rappers总是要吃饭的,越多人关注可能大家的生活都会更好一些,你们觉得这个是好还是不好呢?

  XZT:我觉得总得来说其实是好的。如果没有这个东西会慢很多,十年、20年,Hip-Hop怎么都是会出来的,就是会久很多,说不定我们这代人就赶不上了。

  Zigga:Hip-Hop怎么样都要出来,而且怎么样都要经历去年经历的这些事情,会被捧杀也会被棒杀,但它作为一个商业的东西,其实是成功的。

上一篇:北京时间6月30日消息

下一篇:也被扣过“文化糟粕”的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