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帮说唱
所在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匪帮说唱 >

形成了一种新的范式

更新时间:2018-09-17 点击数:

  洋派自不必多说,就是我们熟知的饶舌(rap),Hiphop,药药切克闹那样。

  汉派呢?就是中国人自己的说唱,从节奏到歌词都是具有中国特色的那种,它的名字叫:数来宝。

  数来宝,一般触景生情,融合了市侩中的风俗人情。经过演变,到了如今的互联网时代,配上简单的电子乐,逐渐形成了一种新的艺术形态:

  这首《一人我饮酒醉》堪称喊麦的经典之作,由MC高迪所创,经“喊麦天王”MC天佑翻唱后,在网上点击过亿,响彻大街小巷。

  在很多人眼里,喊麦和饶舌乍听好像没什么不同,反正都说着说着就成了一首歌,无非一个黄种人唱得多些,一个黑人唱得多些。

  19岁的Vicky迷恋嘻哈很多年,她纹身、吸烟、喝酒、说脏话,但她是个好女孩。

  她在某音乐论坛结识了一位自称很Thug的MC,她被他的个性签名:“是谁抢走了我的麦克风,没关系我还有我的喉咙。”所吸引,直到三个月后,听到对方给她发了一首自己唱的《一人我饮酒醉》,愤然拉黑。

  “一开始跟他聊起各种MC,还觉得这人挺有才华,妹想到!我说的是MC hotdog,丫说的是MC天佑!喷了。”

  MC,即是Micphone Controller,直译为“控制麦克风”的人。同样都是控制麦克风,为什么饶舌就如此看不起喊麦呢?

  “饶舌算个屁!谁都别装逼。那些黑鬼成天在哪儿那个(nigga)来那个去的,fuck、shit遍地走,今天嗑明天干警察,毫无正能量可言。”

  “我们说的都是江山美人、豪情万丈,而且到最后往往都英雄迟暮,横添一道悲壮感,就像《金刚狼3》里的狼叔一样。”

  MC罗大指的,分别是匪帮说唱经典《Still D.R.E.》,以及MC天佑的成名作之一,《曾经的王者》。

  在帮派文化色彩浓厚的说唱中,的确有不少内容涉及毒品和警察,这和匪帮说唱(Gangsta Rap)的发源地,加州康普顿在上世界80年代末的氛围有关。

  那时美国种族歧视还很严重,黑人兄弟们,长期处于警方暴力执法的阴影下。加上街区混乱,以暴制暴,毒品和反而成了一些黑人反抗警察的武器。

  Big Harry(指,黑人俚语)、Gold chain、外加腰间别一把点三八,脚踩一双白得发光的AJ,你才算是一个“real G”。G指gangster。

  帮派的规矩让一切变得简单,“fuck”可以代表一切动词,“shit”可以代表一切名词,常见句式:

  从康普顿出来的著名说唱组合N.W.A将这一切发扬光大,他们abuse这个diss那个,配上节奏感极强的Beat,成为在音乐史中名噪一时的“嗑干警察”的团体。

  N.W.A后来因内讧分离,主力干将Dr.dre之后将匪帮说唱和Funk音乐融合

  ,形成了一种新的范式,G Funk,前面提到的《Still D.R.E.》就是一首经典的G Funk。

  Dr.dre后来还培养了一大批牛逼哄哄的饶舌歌手,其中一个白人小子脱颖而出,成为跨时代的饶舌巨星,没错,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姆爷,Eminem。

  “饶舌的沉淀和那些歌手的经历实在太丰富了,人家要匪气,那是真匪,个个都跟死神擦肩而过,知道生活是什么样子。”

  “喊麦算什么?MC天佑有一首《送给混社会的朋友》,听得我肚子都笑疼了,那也叫real G?,大不了初三的时候欺负初一的,喝个联邦止咳露就要上天,太逊了。”

  “饶舌的编曲很有讲究。Beat maker会根据你的词、断句什么的,主歌和副歌, Beat也会根据你的曲风去设定,然后再混音。喊麦没有编曲可言,就是放个背景音乐开始喊。”

  “饶舌的flow,就是伴奏和词的结合,这个变化就太多了,韵脚压的也是各种风格,喊麦你只需要压低音,节奏都很单调,跟诗朗诵一样。”

  “我们的韵脚简单,难道就不是韵脚吗?我们也在用喜欢的方式发出自己的声音啊,什么叫俗?什么是雅?你听《Still D.R.E. 》,我听《一人我饮酒醉》,最后不都是嗨吗?”

  “现在是和平年代,但也危机四伏,日本抢咱的钓鱼岛,韩国又要部署萨德,听着喊麦,热血沸腾,好家伙,抄起U形锁就是干!没毛病!”

  在民族大义上,喊麦和饶舌都各有代表作,前者MC天佑演绎过《还我钓鱼岛》,后者天府事变唱响《这就是中国》,孰优孰劣,着实难辨。但佩爷却提供了一种不同的角度。

  他随即拿出一首由国内rapper改编的《一人我饮酒醉》,大家听完后,自行评价……

上一篇:后来因为BIG和2PAC的兄弟的老婆有私情了

下一篇:这次以1991 年的专辑《不可阻挡(We Cant Be Stoppe